蕭紅《手》:比窮更可怕的是,富人對于窮人的冷漠和歧視

陌上書香 2019-12-15 檢舉

文|陌上書香

蕭紅《手》:比窮更可怕的是,富人對于窮人的冷漠和歧視

蕭紅,被譽為五四時期的“文學洛神”。大家熟知的作品有《生死場》、《呼蘭河傳》、《牛車上》、《商市街》等,還有沒寫完的長篇小說《馬伯樂》。

《馬伯樂》,是蕭紅寫得最好的一部長篇小說,可惜,沒有寫完,她就被誤診喉瘤早早去世了。

其實,蕭紅還有一個構思獨特、內容深刻、批判尖銳的短篇小說《手》,并不為大眾所熟悉。

有人說《手》,是蕭紅為了人類的公平、正義和尊嚴所做出的最強勁的“吶喊”。

這個短篇也是為著女人寫的,在舊時代,女性的地位是極其低下的,尤其是底層的女性。

短篇小說《手》,是對于冰冷的上層階級殘酷“扼殺”底層人民平等權利血淋淋、赤裸裸地控訴。

《手》,敘述了20世紀30年代我國北方一個染衣匠的大女兒王亞明,來到城里讀書,只是為了學好了可以回去教妹妹讀書。

可因為勞作,一雙染黑的手,成為她洗刷不掉的恥辱,使她始終不能融入到學校的生活和學習中去。

心靈上受盡了老師同學的各種歧視和欺辱,連出操資格都被取消了,最后被校長無情地趕出了校門。

蕭紅《手》:比窮更可怕的是,富人對于窮人的冷漠和歧視

一、因為一雙“黑手”,王亞明母親病重去請醫生,醫生怕染料有毒,見死不救。

“在我們的同學中,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手:藍的,黑的,又好像紫的;從指甲一直變色到手腕以上。”

這是短篇《手》開篇的第一句話。蕭紅的作品,無論是散文,還是小說,開篇第一句話總是能設置懸念,抓住人心,讀下去,就會引起強烈的情感共鳴和相同的生活體驗。

這一張手,引起讀者的眼淚。這一張手,讓讀者看到了貧窮就被嘲諷,就被孤立,就被拋棄,就被冷落,就被欺負,就被侮辱,就被排擠……

這部作品,引起人們對于貧窮者的同情,引起人對們于有權有勢者的憎惡。

王亞明,一個來自染坊家庭的貧苦的孩子。母親,因病沒錢醫治,很年輕就去世了。當時,去請醫生,王亞明的手,暴露了自己的身份,醫生知道她家開染坊,就關上了門,見死不救。

蕭紅《手》:比窮更可怕的是,富人對于窮人的冷漠和歧視

二、靠染色度日,低賤的身份,讓背著一座大山在讀書的王亞明成為校長、同學歧視、欺辱的“可憐蟲”。

她們家兄弟姐妹眾多,僅靠染色來度日,她對借給她《屠場》的女同學(文中指“我”)說:

“讀不好,連妹妹都對不起……染一匹布,多不過三毛錢一個月能有幾匹布來染呢?衣裳每件一毛錢,又不論大小,送來染的都是大衣裳居多……去掉火柴錢,去掉顏料錢……把他們在家吃咸鹽的錢都給我拿來啦……”

她家的日子實在是太苦了。一個家庭里唯一讀書的孩子。除了睡覺,她都在讀書,廁所里、樓梯口、過道里,凡是透亮的地方,就能看到認真讀書的王亞明。

她是為了一個家庭在讀書。她身上背著一座大山。她能不認真讀書嗎?

這么認真讀書的王亞明,卻成了校長、同學嫌棄和欺辱的對象。她家太窮,被子沒有被里,臟兮兮的,身上有蟲子,衣物洗得看不清顏色,這些還在其次,最重要的是她有一張“鐵”手。

就因為這張沾滿染料的“鐵”手,讓她成為同學厭惡的對象,同學們沒有一個愿意和她同鋪,盡管校長多次帶著她來到女生宿舍,硬把她的被子塞進同學們的通鋪里,最終,她還是被同學嫌棄不得不睡在過道里。

同學們害怕看到她那雙被染料毒害的 “天殺的”“鐵手”。雖然她睡在過道里,依舊招惹大家憎恨。

她總是時不時的咳嗽(一定是染料浸入體內)。為了省錢、耐穿,她把白襪子買回來在自家的染缸里染成黑色,嫌市面上賣的黑襪子是機器染的,礬太多,不結實。

蕭紅《手》:比窮更可怕的是,富人對于窮人的冷漠和歧視

三、為了使襪子耐穿,用人家的鍋子染襪子,遭到全宿舍同學的嘲笑和凌辱。而她還喃喃可惜人家扔掉的鍋。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