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窗幽記》:做人的功夫不是高于平凡,而在于包容世俗

國學書舍 2021-01-23 檢舉

《小窗幽記》:做人的功夫不是高于平凡,而在于包容世俗

一、

“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做人的功夫不是高于平凡,而在于包容世俗。

每一種好的人生狀態,都是在包容了世俗之后而產生的結果,而不是在刻意逃離世俗或者指責世俗的同時,來顯示自身的清高。

而且在你過度自命不凡的同時,在無形之中就會觸碰別人的自尊,當你刻意顯示自己的優越感時,也必然會因此招致禍端,而這也是人生最忌諱的地方。

《莊子》之中有這樣一個故事:

顏回去拜見孔子,并且向孔子辭行,因為顏回聽說衛國君主橫行暴政,要去游說衛國君主,糾正他的暴行。

孔子就對他說:“你這個行為是很危險的,一個人要自己站得住腳才能夠幫助別人,自己還沒有站住腳,哪有功夫去糾正別人的行為呢?你的德行純厚篤實,可是未必能得到別人的理解,如果在這種情況下勉強把仁義規范之類的言辭告訴暴君,就好像用別人的丑行顯示自己的美德一樣,這樣的做法是害人的,同時也是害己的。”

《小窗幽記》:做人的功夫不是高于平凡,而在于包容世俗

這一番對話中講述的道理就是用順應本性的法則循循善誘,慢慢引導,讓一個人逐漸改善自己的錯誤,轉向仁義端正的狀態之中。

而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它也說明了一個道理,就是當你面對一個身有陋習的小人時,不要以自身的標準去要求對方,更不要以自己心中存在的優越感去攻擊對方的缺點,因為這樣不僅無法改變本質問題,還會因為你的刻意強調,而讓自己惹致災禍。

正所謂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一個人的本性不可能因為你的幾句話就會改變的,但是他絕對會因為你的幾句話就憎恨于你。

我們生活的世界是一個龐大繁雜的人際關系聯合體,其中有各種各樣的人物,他們有不同的性格,有君子自然也會有小人,我們和小人打交道的時候,千萬不要用自以為是的觀點去與小人計較,而是選擇包容并且適當引導,這才是智慧。

就像當初郭子儀與魚朝恩之間的關系一樣,郭子儀在外征戰的時候,魚朝恩帶人挖了郭子儀的祖墓。

后來皇上在郭子儀面前談到這個事情,郭子儀非但沒有生氣責備,也沒有在皇上面前有所抱怨,反而非常抱歉地說:“我長期帶兵在外,我的部下也去掘過別人的祖墓了,我沒有管教好自己的部下,現在別人掘我的祖墓,這就是上天對我的責罰,怨不得旁人呀。”

《小窗幽記》:做人的功夫不是高于平凡,而在于包容世俗

二、

意思就是說:君子對待別人的態度,應該在犯錯的人身上找到沒有錯誤的地方,而不是在沒有犯錯的人身上刻意去找這個人的過錯。

老子說:“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從人的認知局限上來說,一個人本身存在的問題就是容易看到別人的缺點,卻看不到自己的錯誤,所以無形之中抬高了自身的位置,同時也多了一份優越感,而這種優越感才是傷人傷己的利器。

所以,不要帶有戾氣去攻擊那些不符合你標準的人,更不要在已經存在問題的人身上去刻意指責他的錯誤,這才能在避免自身愚昧的同時,以更高的智慧去修養自身的品德。

有一次齊景公出去打獵,回來的時候,指著前來接駕自己的臣子梁丘據,對晏嬰說:“這個梁丘據跟我相處的不錯,很和諧。”

晏嬰聽了卻不以為然,還反駁著說:“你和他只是相同,談不上和諧。”

齊景公就很納悶地說:“那和諧和相同有什么區別嗎?”

晏嬰就說:“和,如羹焉。”

意思就是說:就像廚師做的肉湯一樣,把原料和佐料加在一起,用中火熬煮適度,才能烹調出美味。

而君子的相處之道需要以包容為基礎,這個包容就是一種氣度,不僅僅是包容對方的錯誤,也包括對方和自身存在的差異性,以此達到適度,這才是和諧。

當我們和別人交往的時候,就要像晏嬰所說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