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南山隱士的真實人生,心系紅塵之外,卻總被金錢磨掉傲氣

鴻鵠迎罡 2021-02-01 檢舉

文·段宏剛

“隱士”實際上就是締造了“隱逸文化”的士人,隱逸文化興盛于魏晉南北朝時期,是中國古代獨有的文化現象,跟當時的社會背景和人文環境息息相關。厭倦仕途、崇尚自然、潛心問道,是隱逸文化的主要特征。

“士人”在古代屬于精英階層,是對書生或知識分子的統稱,他們自小接觸四書五經六藝,鉆研儒道之學,擺弄琴棋書畫,不但學識淵博,并且有思想有見地有抱負,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締造者、傳承者和發揚者。

隱逸文化跟世俗文化完全相反,如果說世俗文化是以追求功名利祿與榮華富貴為一生的最大目標,那么,隱逸文化則是主動逃離這些,隱居到人跡罕至的地方去避開世俗生活的煩擾,與山川自然為伴,每日粗茶淡飯,享受內心的平和與寧靜。

終南山隱士的真實人生,心系紅塵之外,卻總被金錢磨掉傲氣

從本質來講,隱逸文化具有“看破紅塵”的意味,跟僧道出家修行并沒有多少區別。只不過,僧道大多有自己的門派,歸屬于某個寺廟,在寺廟制定的規章制度下,每天按部就班地吃齋念佛。而隱士更像是自由職業者,不從屬于任何寺廟,他們每天的修行完全靠個人的自覺,選擇修行的地方也十分簡陋。

歷史上,姜子牙、伯夷、叔齊、諸葛亮、建安七子、陶淵明、盧藏用、王維、呂洞賓、王重陽、丘處機、高鶴年,等等,都是大名鼎鼎的隱士。

正是這些人的存在,讓隱逸文化世世代代延續下來,直至今日,影響了許多人的人生觀。

時至今日,國內形成了兩大隱士聚集地,一個是陜西西安之南的終南山,另一個則是湖北十堰的武當山,尤其是終南山附近,足足有5000多名隱士在這里修行。

不論是古代隱士還是現代隱士,人們選擇歸隱的原因大同小異,歸納下來,主要有四種。

終南山隱士的真實人生,心系紅塵之外,卻總被金錢磨掉傲氣

其一,保持人格獨立,不愿同流合污之人。

這類人始終懷抱一顆“修齊治平”的心,屬于真正的隱士,他們選擇歸隱不是最終的人生目的,而是通過歸隱來調整好自己的狀態,豐富好自己的才識,對社會貢獻更多的能量。

在這些人身上,“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才是內心最真實的想法,并不完全是活在自我世界里對世事不聞不問,當天下蒼生受苦受難時,他們會挺身而出給予幫助,而這些行為恰恰是延續了士人的精神人格,跟傳統文化并沒有產生割裂。

但是,現代隱士里邊,這類人幾乎消失了。

其二,被現實生活打擊后,看破紅塵的人。

這類人里邊,無非就是在官場、情場、商場失意的人,要么是親人亡故,感到人生失去了希望,只好躲進深山老林來逃避現實生活,希望借助修行把自己的狀態調整過來。

然而,許多人日復一日地修行,逐漸習慣了粗茶淡飯、悠然自得的生活后,反而變得清心寡欲,對物質生活的追求越來越淡漠,就索性長期留下來不在出山,一些人最終很有可能變成真正的隱士。

終南山隱士的真實人生,心系紅塵之外,卻總被金錢磨掉傲氣

其三,幻想著走“終南捷徑”的人。

這類人身上籠罩有神秘光環,他們有一定學識和技能,并且能說會道,跟世俗社會的人沒有兩樣,只不過是居住環境不同罷了。

這些人往往有自己的生財之道,頭上常常頂著“世外高人”的光環,要么略懂國學,通過夸夸其談的口才把自己的學問放大,受到一些機構乃至學校的青睞,被重金邀請去講學、授課,很容易唬住人,而被貼上“國學大師”的封號。

一些人則有一定的書法、繪畫基礎,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