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國藥中國生物副總裁:春節前擬接種5000萬人,全年擬生產10億劑

中國新聞周刊 2021-01-14 檢舉

專訪國藥中國生物副總裁:春節前擬接種5000萬人,全年擬生產10億劑

本刊記者/彭丹妮

作為結束這場百年一遇的大流行的得力武器,新冠疫苗承載了人類諸多期待和希望。2020年12月30日晚,國藥集團中國生物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的新冠滅活疫苗獲得國家藥監局批準附條件上市,成為中國第一款獲批上市的新冠疫苗,目前已經在多地開展了緊急接種。

如何看待這款疫苗有效性79.34%這個數據?滅活疫苗相比其他技術路徑的優勢是什么?現在國藥中國生物兩款滅活疫苗Ⅲ期臨床試驗進展如何?就相關問題,國藥集團中國生物副總裁張云濤接受了《中國新聞周刊》獨家專訪。

為何押注滅活技術路線?

中國新聞周刊:對于國藥中國生物來說,全球新冠疫苗研發競賽一開始,就選定了滅活這一技術路線,當時的決策過程是怎樣的?為何滅活疫苗會成為“重點選手”?

張云濤:中國在這次新冠疫苗研發過程中,國家科技部布局了5條技術路線,中國生物也布局了幾條技術路線。這幾條路線各有亮點,也各有短板。其他技術路線像基因重組蛋白疫苗,我們近期會獲得臨床批件,開展臨床研究。流感載體或其他載體疫苗,中國生物也做了系統布局,但我們認為這些更多是一些創新性的疫苗研發,作為探索性研究,未來轉化成產品的可能性是有的,但周期會漫長一些。認真分析以后,我們從多個維度判斷,應該還是要首推滅活疫苗,事實證明這個決定是對的。

滅活疫苗是現在全世界使用最廣泛的一類疫苗,在中國已上市的疫苗品種里面,至少半壁江山或者以上是滅活疫苗。奠定了中國生物的滅活疫苗技術基礎。其安全性已被廣泛驗證,也得到了全球的廣泛認可。另外滅活疫苗是全病毒疫苗,與其他只使用病毒片段或病毒核酸的疫苗相比,它抗病毒變異的能力更強。

基因重組疫苗是選取病毒蛋白片段做疫苗,不需要活病毒培養和高等級生物安全設施,安全性也很好,但它畢竟是一個片段,廣譜的保護性需要更多的驗證。像腺病毒載體疫苗,能引起細胞免疫和體液免疫,但是因為有很多人已經感染過腺病毒,人體內有預存抗體,它的副反應也比較大。

核酸疫苗,包括mRNA和DNA疫苗,都是創新性技術,主要用于腫瘤病人的疫苗產品研發,雖然已有幾十年歷史,但是都沒有商業化大規模使用過。創新性疫苗可取的地方,比如設計機制快、免疫原性好,但它的安全性,特別是長期安全性,還有待觀察。

新冠疫情是全人類、全年齡段人群百年不遇的公共衛生事件,大規模健康人群使用的疫苗,安全性是第一位的。在大流行中,疫苗的有效率和接種率是要平行考慮的,因為要形成免疫屏障,需要達到一定的接種率。在安全性確保的情況下,接種率有時比有效率更重要,而安全性、可及性這些都會影響到接種率。綜合考慮,中國生物選擇了滅活疫苗。

研發過程為什么這么快?

中國新聞周刊:這一次國藥中國生物的疫苗在好幾個節點上,都是處在國際前列。整個研發過程進展比較順利,原因是什么?

張云濤:這一次中國新冠疫苗的研發,走在了全球的第一方陣。我覺得可能有幾個因素。首先,中國過去10~15年,對科技創新高度重視,科技投入的比例在不斷增高。中國生物處在研發的黃金時期,積累了很多技術,各種研發平臺越來越成熟,前期的科研積累發揮了重要作用。

第二,中國生物有一個很好的科研團隊,科研人員加班加點、夜以繼日地,按照疫苗研發的規律,在“程序不減少、標準不降低”的要求下,持續地投入研發工作。因為滅活疫苗的操作需要在高等級生物安全實驗室,面對強烈致病性和感染性的活病毒,應該說是把自身的安全都置之身后。

第三,是體制機制的優勢。比如,聯防聯控機制科研攻關小組疫苗專班發揮的重要協調作用。再如,2020年2月1日,國家藥監局相關司局處室帶隊到中國生物,雙方達成了與研發同步的審批機制,極大地縮短了疫苗審批的時間,特事特辦,24小時出審批結果。另外還與中國疾控中心病毒所、中國醫科院動物所、中檢院、國家藥品審評中心等機構的同步聯動,疫苗的研發速度才得以提升。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