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我是樂坊琴師,堂堂侯爺放著太傅千金不娶,天天翻窗來黏我

每天讀點故事 2021-01-12 檢舉

故事:我是樂坊琴師,堂堂侯爺放著太傅千金不娶,天天翻窗來黏我

本故事已由作者:詩想想想,授權每天讀點故事app獨家發布,旗下關聯賬號“每天讀點故事”獲得合法轉授權發布,侵權必究。

1

江上畫舫連綿。花燈琳瑯滿目,絲竹靡靡入耳,這是入了夜的金陵城中,最繁華的地方。

春江花月樓是金陵城里極負盛名的樂坊,而春江花月樓中的聲名最盛的,則是江嬈。

“嬈夫人,侯爺來訪。”

江嬈對鏡梳妝,聽到“侯爺”二字,耳根也不軟一下,恍若未聞地繼續挑選今晚要戴的耳墜子。

過了好一會兒,她揀了一副圓潤清透的珍珠墜子在耳側比了比,滿意地戴上后,才隨口嗔了句,“哪路侯爺啊,擺譜都擺到我春江花月樓來了?”

這里向來不缺什么貴人。皇親貴胄,達官顯貴,皆是春江花月樓的座上賓。但即便來人的身份再是顯赫,只要是進了這地界兒,便要守這里的規矩。

以勢壓人?不存在的。

“阿嬈生我的氣,盡管朝我使性子就是了,為難個丫頭做什么。”

蒙朝在外等了許久也沒等到江嬈這邊傳出話來,便輕車熟路地翻窗進來了。

這一進來,就聽見江嬈在這里立規矩。話里話外都是在擠兌他,這往后,春江花月樓的人若是見了他,誰還敢給他好臉色了?

江嬈早知來人是蒙朝,也沒指望下面的人能攔住他腳步,方才那番話,也確實是故意說給他聽的。此時被他“捉個正著”,臉上也沒有半分窘迫。

“哎喲,我當是誰來了,原來是蒙小侯爺大駕光臨,真是有失遠迎。”

江嬈頭也未回,仍是專注地對鏡貼著花鈿。

蒙朝走近,執了螺黛便要幫她畫眉。

江嬈也不避,抬了抬頭,便剛好與鏡中的蒙朝對視。

“你這張利嘴,要是哪天不酸我幾句,怕是都不會說別的話了。”

蒙朝口中說著抱怨,可眼中寵溺絲毫未減。

“酸你又如何?還不是因為你愛聽。”江嬈臉上,總算是露出了今晚第一個笑容。

2

蒙朝算是春江花月樓的常客。這金陵城里,誰人不知這位蒙小侯爺是嬈夫人的心頭好?

江嬈不只是這里的頭牌樂師,亦是春江花月樓的老板,手里攏著的可是潑天的富貴。

不知有多少人想入她的眼,可她眼里偏偏只看得見一個小小的蒙朝。

“聽說太后近日有心給侯爺賜婚,指的還是太傅府的千金,書香門第,百年世家,可見太后還是疼你。”

江嬈一邊興致缺缺地撥弄著琴弦,一邊抬眸打量蒙朝的神色。

這消息尚封閉在常寧宮中并未外傳,蒙朝能得知此事,還是從他母親口中聽說的。可他也并不意外江嬈會知曉,她自有她的渠道。

“怎么,阿嬈都會吃醋了?”蒙朝笑著道,俯身低頭湊向她。

像是想要索一個淺吻,卻被江嬈偏頭避開了。

“蒙小侯爺未免自視過高,我有什么好吃醋的?只不過是憐惜美人罷了。”江嬈起身,抱琴便要走,“如此清白干凈、身份尊貴的姑娘,配你,太浪費了些。”

她聲音軟得很,縱是說這樣刻薄的話,聽在蒙朝耳朵里,也像是在撒嬌一般。

蒙朝哪里肯就這樣放她出去,他長臂一伸,攬過了她的琴,又環住了她的人。

“阿嬈說得對,我是配不上人家,所以早已請母親替我回了太后,莫要耽誤人家姑娘的終身大事才好。”

蒙朝趁著江嬈怔愣間,在她腮邊偷了個香吻,“如我這般放浪形骸之人,只耽誤阿嬈一個就夠了,再招惹旁人,可就是造孽了。”

我是樂坊琴師,堂堂侯爺放著太傅千金不娶,天天翻窗來黏我

江嬈心口有些悶悶的。蒙朝畢竟是侯門世子,婚姻大事哪里是他自己能說了算的。倘若她是個好人家的女兒也就罷了,或許和他還有一絲可能。

可她是春江花月樓的人,她說太傅府的千金清白干凈,何嘗不是心里艷羨。

如她這般出身,哪里攀得起高貴的侯門?

更何況,她這條命也不是她自己的,怕是連和蒙朝私奔的機會都不會有。

“胡說八道。”江嬈抬手點了點蒙朝的額頭,便從他懷中掙脫出來,“本姑娘天香國色,仙女下凡,你才高攀不起呢。”

她抱著琴上了臺。隔著縹緲的層層白紗帳,無人看得到她濕紅的眼眶。

3

“你動了真心。”被眼前的男人一語道破心事,江嬈并不意外。

她屈膝行禮,恭恭敬敬地喚了一聲“晉王殿下”。

晉王合上折扇,扇骨抵到她身前,虛扶了一下,“你該知道,蒙朝是太后那條船上的人。你行事素來謹慎,本王原無需多言。只是于他,你要萬分小心。”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