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用坦然面對是非,以覺知包容卑劣

國學書舍 2020-10-18 檢舉

《道德經》:用坦然面對是非,以覺知包容卑劣

一、

所謂愚人并非是真正的愚笨之人,而是能夠以大智若愚態度去面對世俗,以高于世俗的態度去容納是非之人。

人活一生,要有辨別黑白是非的認知,但更要有容納是非黑白的覺悟,高處立身,低處處世,用低人一步的姿態去修行自身,但也要有高于世俗的態度去容納世俗。

要能接納自己一生中的好壞際遇,也要容納人性之中的卑劣淺薄,不要抱著過于分明的態度去衡量世俗之間的人生。

因為人生的好壞變化,不會跟隨主觀心智發生改變,而人性之中的卑劣,也不會因為某一個時代有所改觀,要有隨遇而安,順應自然的精神。

當我們面對一個自己主觀改變不了的狀態時,順應就是最好的態度,包容便是最好的胸懷。

《莊子》中有這樣一段對話:

顏回對孔子說:“我家境貧寒,不飲酒漿,不吃葷腥已經好幾個月了,像這樣可以說是齋戒了吧?”

孔子說:“這是祭祀前所謂的齋戒,并不是心齋。”

顏回向孔子請教心齋智慧,孔子便說:“專注你的心智,不要用耳去聽,而要用心去聽,進一步不要用心去聽,而要用‘氣’去聽。耳的作用是聽取外物,心的作用只是符合外物,‘氣’這個東西才是以虛明無形之體來容納萬世萬物。只有達到空明的虛境,才能容納道的聚集,這空明的虛境就是心齋。”

這一番對話是莊子借顏回和孔子之口講述的“心齋”智慧,所謂“心齋”就是能夠順應人生外物,不加以干涉和左右,達到順應澄澈的狀態。

自古以來,真正能夠將這一智慧運用到人生處事態度之中的,有一個非常鮮明的例子,那就是郭子儀,南懷瑾老師在談論古人時也曾寫下《能進能退的郭子儀》一文,并且評價郭子儀“善用黃老做人,處事智慧又不失坦蕩胸懷”。

《道德經》:用坦然面對是非,以覺知包容卑劣

在唐太宗時期,天下大亂,郭子儀一方面擊退了吐蕃和回紇軍隊之后,不負眾望所歸,說服回紇首領單騎退兵,從此名震千古,傳為佳話。

在大唐危難之時,郭子儀立下赫赫戰功,這可謂是舉國上下之功臣,當他屢建戰功之時,皇帝又擔心功高蓋主,便讓其歸隱山居,而郭子儀坦然退去,沒有任何留戀之情,后來當國家有難時又接到命令,馬上奮不顧身前去救主,為國家排憂解難,所以前后四代君王,都得到郭子儀的輔佐。

在唐代宗大歷二年十月,郭子儀領兵與吐蕃拼殺時,魚朝恩掘了郭子儀祖上的墳墓,皇帝去慰問時,郭子儀并未怪罪于魚朝恩,而是自責的說:“我長期帶兵,治軍不嚴,我自己帶領的將士都有盜墓的行為,現在家父的墳被盜,說明是我自己得罪了天地惹來果報,這是我自作自受,怪不得他人。”

總之,未曾將罪過怪罪于他人,而是全攬于自身,也正是得益于他謙虛謹慎的行事態度,才避免有人將他視為眼中釘。

在功高時不居功自傲,遇苦難時坦然順應,即便遇到人性卑劣的時候也能寬懷包容,這才是高于世俗的態度。

《道德經》:用坦然面對是非,以覺知包容卑劣

二、

聽說東海的海水沒有風平浪靜的時候,所以面對世間的是是非非,又何必焦慮不安呢?北邙山的墓地是不會為人省下一塊空白的墳地的,所以人生要自我超脫,舒展眉頭,享受當下。

人生的是非和波折,就好像東海的海水一樣,永遠沒有風平浪靜的時候,所以面對人生是是非非的時候,要像看到海水波瀾一樣,淡定從容,將其視為世間常態。

因為對于這世間眾生來說,痛苦的根源并不僅是事情本身對我們產生的損失和影響,而是我們接納不了世事波瀾,而產生的痛苦情緒。

比如說一個人經歷了痛苦的遭遇之中時,就沉浸在痛苦的情緒中,不斷埋怨生活的坎坷;當他經歷了人心險惡的時候,又會帶著仇恨和戾氣去回味人心險惡帶來的經歷,抱怨為什么人情如此的冷漠和險惡。

但是當我們縱觀人生的漫漫長路,帶著理智和清醒去看時,這些嘈雜和人心險惡對他產生的損失是微乎其微的,當時光流逝之后,時間會自動抹平曾經的傷口,甚至也會因禍得福,撫平曾經的損失。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