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那個說美國空氣香甜的中國女孩,如今過得如何?

枕貓 2020-06-04 檢舉

自從春節新冠肺炎爆發以來,眾生百態都一場突如其來的疾病暴露在青天白日之下,讓人大跌眼鏡。既有不計后果前往一線的偉大醫護人員,也有辱罵祖國,炫耀自己在美國不必承受疫情的“奇葩們”。

如今美國新冠肺炎感染數每天直線飆升,早已躍居為世界第一,反倒是“奇葩們”憎恨的祖國,第一時間控制住了肺炎發展。

這次疫情戳破了從前許多人心中的美國不過是皇帝的新衣,這讓筆者想到三年前一個在美國演講的留學生楊舒平。

她在馬里蘭大學畢業典禮上說“當我第一次踏上美國的土地之時,這里的空氣使我驚奇,于是我迅速地摘下了口罩,盡情地享受著這絕無僅有的清新……”

這番話在國內引發軒然大波,網上有大規模關于此事的討論,那么她說了什么,如今的她又過的怎么樣呢?

三年前,那個說美國空氣香甜的中國女孩,如今過得如何?

外國的月亮未必圓

楊舒平1993年出生于云南昆明,從小都在中國長大,大學畢業之后前往美國馬里蘭大學留學。在畢業典禮的演講上她說出了許多令人匪夷所思的話,最被廣泛討論的就是美國空氣香甜的那段,然而對比她的家鄉昆明和馬里蘭的氣候狀況,她的話說的可不地道。

昆明又稱春城,夏無酷暑、冬無嚴寒,四季都有鮮花盛開。反倒是馬里蘭州夏季潮濕,冬季濕冷,氣溫也不一直適宜,怎么看都是昆明更適合宜居吧。

她對美國和中國夸張的對比描述,這種演講表達的潛臺詞不言而喻,不要用所謂的描述事實作為遮羞布,因為她的目的本就是凸顯美國多么美好,甚至不惜以自己的祖國作為對比的踏腳石。

三年前,那個說美國空氣香甜的中國女孩,如今過得如何?

昆明

她所向往的似乎也不僅僅是香甜的空氣,演講中言必提美國所謂的自由民主“在這里我感受到了自由的神圣,我參加了游行與總統投票,我是行使權利的參與者”。類似的話語在她短短的演講中比比皆是。

可是事實上美國所宣稱的自由民主又是多么空中樓閣呢,不提在新冠肺炎中他們并沒有保障弱勢群體和底層民眾的生命健康,也沒有有效控制住傳染態勢。

就說近日的新聞,美國警察將一位黑人男子按在地上七分鐘致使其窒息死亡的新聞,多么令人難以置信,所謂的人權在哪里。如今美國的街頭到處暴力示威,普通人都人人自危,不知如果此時楊小姐在美國的話還會不會在街頭高談自由民主,還是也行色匆匆。

三年前,那個說美國空氣香甜的中國女孩,如今過得如何?

人必自辱而后他人辱之

說出如此多恭維美國的話,甚至不惜通過貶低自己祖國的方式,她還是得不到自己所追求的生活。

她的態度在輿論爆發后可是一百八十個大轉彎,又改口“自己深愛祖國和家鄉,希望能盡快回國,為國為家鄉做貢獻。”

可是她這番話又有幾分是發自心底的呢,她回來公司敢用嗎?一個連自己祖國都不尊重的人,又如何保證她能真心為公司服務,履行自身職責呢,愛國是一個人最基礎的道德修養,可惜她入門就不及格。

三年前,那個說美國空氣香甜的中國女孩,如今過得如何?

畢業之后她沒能拿到美國綠卡,在美國也一直沒有找到一份屬于她的工作。她口中在“自由民主”的美國什么都好可惜容納不了她,再回頭看那番夸贊美國肉麻的話,不禁讓人覺得可笑。

在美國找工作不順利,她又幾經輾轉去了韓國,可惜她同樣也不了解韓國的情勢,韓國本身就是一個競爭極其激烈的國家,每年的畢業生人數持續走高,遠超出國內可以提供的工作崗位。楊舒平一個普通他國女孩,一份美國的留學經歷也不代表暢通無阻的許可證,她在韓國也同樣碰了壁。

特別是年初新冠疫情爆發,韓國也受到影響,一個人在異國他鄉還要擔心傳染病的問題,滋味兒想必不好受。

三年前,那個說美國空氣香甜的中國女孩,如今過得如何?

做人先正心

從楊舒平身上可以看到,一個人獲取高學歷固然重要,但是學歷的高低卻不能作為判斷一個人的標準。知識水平不能代表道德水平,隨著年歲的增長,才越來越明白國家的真正含義,才知道什么叫有國才有家。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