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蘭成:1生經歷過8個女人,最終看著張愛玲訣別的信,心潮難平

路生觀史 2020-10-19 檢舉

胡蘭成(1906年-1981年),原名胡積蕊,小名蕊生,浙江嵊縣人,張愛玲的第一任丈夫。年輕時曾在燕京大學旁聽課程,擅長寫作,后追隨汪精衛,抗日戰爭時期出任汪偽政權宣傳部副部長,因其為汪精衛執筆而被列為著名漢奸。

雖然是個漢奸,但這仿佛沒有影響一些女人對胡蘭成的喜歡。晚年,他寫過一本書《今生今世》,可謂他的“群芳譜”,講述了他一生經歷的8個女人。對于這些女人,他是有“魔力”的,但最終也成了她們的“魔星”。今天,我們就一起來說說這個8個女人。

胡蘭成:1生經歷過8個女人,最終看著張愛玲訣別的信,心潮難平

胡蘭成第一任妻子唐玉鳳,二人的結合屬于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據說,這個女人是個尖下巴,長相讓胡蘭成很不喜歡,胡蘭成更喜歡城里的時髦的女人。胡蘭成18歲時與唐玉鳳訂親,20歲正式娶了唐玉鳳。胡蘭成是這樣回憶兩個人的新婚的:“我看她先解衣睡下了,我去睡在另一頭,兩人即刻都睡著了,真是天地清明,連個夢亦沒有。”在這里,多少就可以看到唐玉鳳的命運了。

那時,胡蘭成在湘湖師范教書,大多數時候和唐玉鳳分居,但胡蘭成對此并沒什么“感覺”:“我不想組織小家庭,且亦不覺有什么離情。我與母親及玉鳳亦不必在于身邊,而只是同在這人世,如同星辰在銀河。”胡蘭成的家人對唐玉鳳也一般,因為胡蘭成說過若唐玉鳳表現不好,就把唐玉鳳給休了,這給唐玉鳳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壓力,似乎時刻都擔心被胡蘭成休回娘家。所以,唐玉鳳一生基本在驚慌失措中過日子,在婚后第7年就因病去世,僅28歲。

胡蘭成:1生經歷過8個女人,最終看著張愛玲訣別的信,心潮難平

去世前,唐玉鳳對胡蘭成說:“你待我是好的。只是你一回說,和我結婚以來你沒有稱心過,這句話我聽了一直擱在心里。”胡蘭成雖然不承認,但事實卻在那兒擺著呢。唐玉鳳曾去學校看過胡蘭成一次,但胡蘭成怕她的穿著打扮影響到自己的聲譽,甚至不愿意讓同事們知道她就是自己的妻子,第二天一大早就將她打發走了。也許正是這個原因,晚年的胡蘭成對唐玉鳳的分外愧疚:“玉鳳從來沒有向我表示過妒忌,或防范我。”又說:“我的妻至終是玉鳳,至今想起來,亦只有對玉鳳的事想也想不完。”

胡蘭成的第二任妻子叫全慧文。這個時候,胡蘭成在廣西,第一任妻子死后,他百無聊賴,很迫切地需要一個女人,全慧文的出現正好填補了他的這個空白。據說,他與全慧文一見面就訂了親,全慧文滿心歡喜,并不知道他娶她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需要”。

全慧文出身大戶人家,也多少有一些才氣,她為胡蘭成生了4個孩子,對胡蘭成來說應該是個非常重要的女人,但在《今生今世》里,胡蘭成卻將她一筆帶過,像是沒什么好述說的,也和她沒什么感情。他們的婚禮也是冷清的,沒有什么人參加,原因是大家都知道胡蘭成的品行,沒幾個人愿意去。但全慧文卻把它當成了實實在在的愛情,還做夢堅定地要和胡蘭成廝守一輩子。

胡蘭成:1生經歷過8個女人,最終看著張愛玲訣別的信,心潮難平

胡蘭成:1生經歷過8個女人,最終看著張愛玲訣別的信,心潮難平

婚姻的熱度過后,胡蘭成喜歡上了應英娣,一個當紅的歌女。“英娣長得很標致,鼻子筆挺,皮膚雪白,梳直髪,喜歡穿很時尚的衣服。”(《往事歷歷:青蕓口述回憶錄》沈云英記述,槐風書社,2018年7月)胡蘭成打得火熱,不長時間便同居,任憑全慧文怎么鬧也都沒用,最終使全慧文在痛苦的糾結里患上了精神病,并因此離開人世。

關于全慧文,胡蘭成只是說:“我那年二十八歲,不要戀愛,不要英雄美人,惟老婆不論好歹總得有一個,如此就娶了全慧文,是同事介紹,一見面就為定,與世人一式一樣的日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