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肝腎、強筋骨還能治“上火”的活血良藥

悅讀中醫 2020-10-17 檢舉

小編導讀

如果常用中藥有排行榜,牛膝絕對榜上有名。在臨床中,治療腰腿疼痛等疾病的處方中常能見到它的身影。而在中醫四大經典著作《神農本草經》里,牛膝的功效可不止是補肝腎、強筋骨,對于火熱上炎或血瘀導致的病證也具有良效。今天小編就帶大家跟隨宋永剛老師深入探究下《本經》中的牛膝。

原文

味苦酸。主寒濕痿痹,四肢拘攣,膝痛不可屈伸,逐血氣,傷熱火爛,墮胎。久服輕身耐老。

牛膝為《本經》上品,屬于活血藥,具有活血化瘀,補肝腎,強筋骨,引血下行,利尿通淋等作用。作為牛膝入藥的植物有兩種,即懷牛膝與川牛膝。其中,川牛膝長于活血,而懷牛膝長于補肝腎。不過,二藥均具有較強的活血作用,可廣泛用于多種瘀血證。瘀血祛,則疼痛止。故原文“主寒濕痿痹,四肢拘攣,膝痛不可屈伸”,其機理在于“逐血氣”,即活血是也。正因為本品能夠活血,所以孕婦當慎用,否則易致“墮胎”。

補肝腎、強筋骨還能治“上火”的活血良藥

01

本品主治寒濕痿痹,包括兩個方面:一個是痿,一個是痹。

是指筋骨痿軟,肌肉瘦削,肌膚麻木,手足不用的一類疾患。臨床上以兩足痿軟、不能隨意運動者較多見,故有“痿躄”之稱。西醫學的多發性神經炎、脊髓空洞癥、肌萎縮、肌無力、側索硬化、運動神經元病、周期性麻痹、肌營養不良癥、癔病性癱瘓和表現為軟癱的中樞神經系統感染后遺癥等,均屬于“痿證”的范圍。

痹證指由風、寒、濕、熱、痰、瘀等侵襲機體導致肢節疼痛、麻木、屈伸不利的病癥。西醫學的風濕性關節炎、類風濕性關節炎、頸椎病、肱二頭肌腱鞘炎、坐骨神經痛、腰肌勞損等均屬于中醫痹證的范疇。

瘀血內阻,既可致痿,也可致痹。牛膝之所以能夠治療上述病證,與其活血之功密不可分。

跟骨骨質增生屬于中醫痹痛的范圍,無論是單用,還是配伍應用,均有效。

常某,女,51歲,1999年7月12日初診。兩腳后跟疼痛5個月,時輕時重,多勞累后加重,則活動受限。曾于某醫院攝X線片,診為兩跟骨骨質增生,服骨質增生片等藥治療,療效不佳而來就診。舌淡苔薄白,脈沉弦。以牛膝20g,丹參20g,木瓜15g,7劑,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3劑后疼痛明顯減輕,7劑后癥狀消失,隨訪2年未復發。[中醫雜志,2004,(3):172]

不過,由于痹證日久或痿證日久,均可累及肝腎,與川牛膝相比,懷牛膝偏于補肝腎、強筋骨,此時可選用懷牛膝。

陳某,女,72歲,2005年6月4日初診。患者因腰痛、雙下肢行走無力6月余就診,經脊椎CT確診為L3-4、L4-5椎間盤突出。刻診:腰痛,行走乏力,下肢怕冷,時有浮腫;飲食、二便、睡眠正常;舌質暗紅,苔少。西醫診斷:腰椎間盤突出癥;中醫診斷:痹證(瘀血閉阻),處方:白芍藥60g,赤芍藥30g,懷牛膝30g,丹參12g,石斛30g,生甘草6g。7劑,水煎服,每日1劑,每日2次。復診(2006年11月):下肢浮腫減輕,腰腿有熱感;大便次數增多,每日2~3次。原方白芍藥改為40g,繼續服用半月。患者2007年2月復診,下肢浮腫明顯改善,訴腰已不痛,下肢肌力明顯好轉。為鞏固療效,上方繼服3個月。[上海中醫藥雜志,2008,(4):10]

補肝腎、強筋骨還能治“上火”的活血良藥

02

此外,牛膝還能夠引藥下行,可治療濕熱痿痹,須與蒼術、黃柏等用,即三妙丸。

王洪圖教授遵《內經》之旨“濕熱不攘,大筋軟短,小筋弛長,軟短為拘,弛長為痿”治張某,男,42歲,1974年11月診。患者頭部外傷手術后半年余,左側肢體活動不便,尤以下肢為甚。自足至膝,內翻屈曲不能伸直、無力,來診時需由兩人左右架扶。觀其體質尚屬壯實,頭部受傷處顱骨尚未修補,有一鴨蛋大軟組織。脈濡數,舌質紅,苔黃而厚膩,大便不爽。證屬濕熱阻滯,治以清熱祛濕之法。蒼術10g,黃柏10g,生薏苡仁12g,萆薢10g,木通10g,川牛膝12g,獨活8g,車前子(包)9g。水煎溫服,每日1劑。服上方9劑后,舌苔略退,左下肢已略能自動屈伸。上方再加雞血藤15g,水煎服,每日1劑。又服15劑,肢體屈伸較為自如,手持木杖已能自己行走。上方連服40余劑,能丟棄手杖自己散步,做簡單的保健操。行動雖不如常人靈便,但生活自理已無困難。(《王洪圖內經臨證發揮》)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