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臨近,美軍亞太動作詭異,中美爆發有限軍事沖突的概率在增加

鷹鴿分析 2020-10-18 檢舉

大選臨近,美軍亞太動作詭異,中美爆發有限軍事沖突的概率在增加

有關中美之間是否會爆發軍事沖突,這是今年中外各界普遍比較關注的一個問題。

作為世界上最強大和世界上最具發展潛力的兩個國家之間的任何博弈,都將引發所有人無限的遐想。

回溯中美兩國關系發展,新中國成立之初至上世紀70年代初,中美關系處于敵對狀態;上世紀八十年代出現了短暫的蜜月期,從九十年代開始,美國將中國定位為“有缺陷的伙伴”,總體關系還是向好發展。

中美關系的轉折開始于2012年,這一年中國經濟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美國戰略層開始重視這個新崛起的“威脅”,2018年新任美國總統對中國發起貿易戰,中美之間的博弈從暗戰擺上明面,到了2020年,中美關系極化發展達到了一個小高潮。

大選臨近,美軍亞太動作詭異,中美爆發有限軍事沖突的概率在增加

在中美關系發展歷程中,新中國成立之初的敵對狀態到近幾年逐步發展成中美全面結構性對抗,這兩個時期是中美關系最壞的兩個階段,但兩個階段之間又存在本質上的差別。

這種差別體現在當前的全面結構性對抗更比新中國成立初期的敵對狀態更加危險。

相比敵對狀態中美雙方都有一定的戰略克制性和清晰性,兩國爆發直接軍事沖突的概率反而降至最低,因為雙方都清楚自己的身份,對對方都有防備,因而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爆發不測事態的可能性。

但是結構性對抗更像是一種新大國之間的對抗,這涉及到政治、經濟、軍事、科技以及外交等諸多領域,由于雙方的信任將至冰點,這就使得雙方都存在不確定性;最可怕的是容易出現一方的戰略誤判,比如美軍一直認為自己的軍事實力相比中國優勢要突出的多得多,這就容易促使美軍在軍事領域作出一些讓中國無法接受的出格事情,從而增加發生不測事態的概率。

大選臨近,美軍亞太動作詭異,中美爆發有限軍事沖突的概率在增加

當下中美關系極化發展已是一個必然趨勢,這是有兩個方面的因素綜合導致的:

第一個,美國戰略層就對華遏制政策達成一致。也就是說美國人是鐵了心的認為中國是美國的第一大戰略競爭對手,這個標簽也死死地貼在了中國的腦門上。這也是促使中美關系極化發展的核心因素,也是一個導致中美關系極化發展的必然因素。為此,美國搞了一個所謂的“全政府對華”政策,從政治、經濟、軍事、外交、科技等諸多領域對華全方位施壓。

大選臨近,美軍亞太動作詭異,中美爆發有限軍事沖突的概率在增加

第二個,美國大選是一個推動進程的因素。我們上一段講了,美戰略層就對華遏制政策達成一致是導致中美關系極化發展的根本因素,這是一個基本邏輯推導后的一個結果。現在有很多人將中美關系極化歸咎到即將來臨的美國大選,或者說因特朗普政府為大選而頻繁打中國牌而導致的,這個觀點并不嚴謹,沒有美戰略層達成一致這個先決條件,僅特朗普現任政府是很難做到的,美國大選更像是一個推動中美關系極化的進程推進因素,換而言之是加速了這一進程。

大選臨近,美軍亞太動作詭異,中美爆發有限軍事沖突的概率在增加

這是一個大的趨勢,具體的舉措也主要有兩個方面的內容:

第一個方面,調兵遣將,軍事領域持續施壓和訛詐。美軍在軍事上又分戰略和戰術兩個層面;戰術上沿著中國海疆從黃海至南海多點挑釁和秀肌肉,重點放在臺海方向和南海方向上,臺海方向通過不斷對臺軍售進攻性武器以及為島內臺獨勢力軍事站臺來實現;南海方向美軍各類偵察機、轟炸機以及海軍航母戰斗群持續抵近偵察和軍事挑釁。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