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圍之戰完整版】202人被俘,2個副軍長受處分,戰俘檔案帶污點

兵说 2020-04-24 檢舉

作者:50軍150師448團特務連戰士李昌茂

【突圍之戰完整版】202人被俘,2個副軍長受處分,戰俘檔案帶污點

1979年8月,四川綿陽,工兵集訓隊戰友合影,前排左一為作者李昌茂

時光如流水,日月似穿梭,彈指間41年過去了。然而,時間的流水永遠也沖不掉那場“突圍”留在我腦海中的記憶。槍林彈雨,炮火連天,尸橫遍野,死里逃生……這些只能在書本或影視中見到的情景,于我來說是真實的親身經歷啊!

1979年3月11日,在我448團2營遭敵伏擊、12日全團被越軍包圍后。我們經過四天四夜的艱辛跋涉和拼死突圍,已經被折磨得筋疲力盡,遍體鱗傷,但總算躲過了死亡與被俘的厄運,終于憑著頑強的毅力,在3月16日回到了祖國。

41年過去了,我一直在想,我們不僅要記住中國人的勝利,也要記住我們的失敗;要記住我們的輝煌,也不要忘記我們的失落;要記住那些獲得了榮譽的英雄,也不要忘記那些在戰斗中平平淡淡犧牲的官兵;還有那些被俘的將士和至今仍然失蹤在越南的300多名戰友,我認為他們都是英雄。那場戰爭,對于許多人來說已經很模糊,很久遠了,無論人們如何看待、評價這場戰爭,對我而言,卻永遠是一段刻骨銘心的經歷,一段血與火洗禮后的重生。

隨著時間的推移和年齡的增加,許多年輕時不曾在意的往事,斷斷續續地在我腦海中浮現出來,特別是那些終身難忘的、親身經歷的生與死的故事,更是激發無限的感慨,喚起越來越多的思考和追憶。于是,便有了想寫寫回憶錄的沖動。盡管我文筆笨拙,但我還是要將那場突圍之戰述諸紙筆,傳于后世,就算“為了忘卻的紀念”吧!

【突圍之戰完整版】202人被俘,2個副軍長受處分,戰俘檔案帶污點

本文作者:50軍150師448團特務連戰士李昌茂

(一)備戰:我將60多元現金及相片寄回家,未說明什么,但父母立即明白怎么回事

1978年12月,我從家鄉貴州省開陽縣應征入伍。當時聽說是進西藏汽車十六團。入伍后,我們在四川省德陽縣黃許鎮孟家公社集中訓練。訓練期間,經常見到有火車拖著大炮、坦克、軍車等前往南方,就猜測會與越南打仗。戰友們也經常在一起議論,但接兵部隊的干部都說不會的,你們槍都不會打,怎么會打仗呢?最多去看守彈藥庫吧了。其實,誰也無法預料后來會發生什么。

一個月后的一天晚上,我們剛吃過晚飯,連隊緊急結合,連長表情十分嚴肅地宣布:根據上級命令,我連1至6班因祖國需要,將調往其它部隊,明天一早出發。

頓時,氣氛立刻緊張起來,話音剛落,大家就議論紛紛,要調走的都說:完了,這下要去打仗了,這一輩子就結束了。沒有被點名的心中暗喜,可能真的能進西藏當汽車兵了。可是,我們高興得太早了(因我也在未點名之中)。大約一個星期后,連長又再次宣布,接上級命令,你們全部調往50軍150師448團執行新的戰斗任務(我們開陽縣一起入伍的308人只有60人進了西藏)。

“完了!”我們當初想進藏當汽車兵的理想,最終還是破滅了!當天晚上,我們幾個老鄉聚在一起,都說不知怎么辦?為什么我們當兵就遇到戰爭?我們從同一個地方入伍,在一起集訓才一個多月,連全班集體像都還沒來得及去照,就分到參戰部隊了。

第二天下午,我們被十幾輛大卡車拉到一個比較偏遠的山溝里,因為接兵干部全是西藏部隊的,所以他們也不知道448團到底在哪里。下車一問,這是13軍39師117團(四川彭縣),當問到他們這么大的營房怎么見不到幾人時,留守士兵說,他們已經出國打仗去了。

這是我人生第一次親身感受到戰爭真的離我很近了。在這之前,我根本沒想過,我們這代軍人會遇上戰爭。隨后,汽車調頭,把我們拉到目的地——四川省什邡縣九里埂(成都軍區步兵學校所在地)。

車隊在開進448團團部辦公大樓前停下后,西藏接兵部隊與448團相關人員立即辦理了交接手續,然后就像交貨物一樣點個數,經對方核對人數無誤后,接兵部隊將車調頭,不一會就消失在四川平原。

由于我們在車上整整坐了一天,很疲倦,下車后很快就坐在背包上睡著了。此時,我看見站在我們隊伍前面穿“四個兜”的幾個干部,有的在指指點點,有的在交頭接耳,難道是在選兵?我馬上打起精神,把有神的目光立刻投向站在前面的干部。

真的,我這招還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