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日記:美國抹黑中國的“天機”怎么泄露了?

观察者网 2020-04-26 檢舉

【文/觀察者網專欄作者 宋魯鄭】

2020年4月25日 星期六 陰轉晴

早上發現外出的人更多了,還都不戴口罩。購物、遛狗、鍛煉,相互之間還交流。倒是距離隔的比較遠了。

周六鄭若麟老師的一篇文章提到了法國五臺的一個辯論節目:“中國:真的好一點了嗎?”(La Chine: ça va mieux, vraiment?)”,其中有一位號稱漢學家的嘉賓尼凱對中國很不公正,結果這個節目上了油管后,跟帖數以千計,大多數都是批判尼凱觀點的,幾乎沒有人相信她。批判的聲音是如此之強烈,以至于油管在幾天后不得不關閉了跟帖欄。

出于好奇,我上網搜了一下,結果嚇了一跳:不僅油管已經刪除了,其他網站包括法國五臺都已經刪掉了!另一位嘉賓是來自法國國際關系和戰略研究所所長Pascal BONIFACE先生,它的網站上也只存目,視頻完全消失了,而他在5臺做的其他節目仍在。

這就不得不贊揚一下法國媒體的精細化管理了,一旦發現出擊的效果不好,就立即清除掉,避免豬隊友現象。

今天震動世界的消息都來自美國。最大的新聞是媒體曝光美國共和黨參議院委員會給黨內各競選陣營發送了一份長達57頁的備忘錄,建議共和黨候選人應該通過積極攻擊中國,來應對本地的新冠疫情。從如何將民主黨候選人與中國官方聯系起來,到怎么對付種族主義指控,內容可謂詳盡。

巴黎日記:美國抹黑中國的“天機”怎么泄露了?

Politico披露的備忘錄截圖

作者給他們提供了三條主要攻擊路線,包括污蔑中國“掩蓋”病毒導致疫情爆發,民主黨人“對中國太溫和”,以及共和黨人將“推動制裁中國的計劃,理由是后者涉及傳播病毒”。共和黨高層則通過這份文件指導候選人:在回答任何有關病毒的問題時,堅持不懈地傳達出反對中國的意思;當被問及美國當前疫情是否是特朗普的錯時,候選人也被建議把話題轉移到中國上去。

應該說我對這份備忘錄一點都不感到奇怪,西方就是要甩鍋中國轉移內部矛盾和視線,推卸自已防疫不力的責任。美國出版社這么急著出版《武漢日記》也是同一邏輯。如果說過去只是分析,這份備忘錄就提供了確鑿的證據。但關鍵的問題是為什么這份備忘錄竟然被泄露出來了?我的日記里不是一直贊揚西方媒體有國家利益底線嗎?

問題出在共和黨本身。如果共和黨僅僅是通過污蔑和歪曲來打擊中國,媒體絕不會聲張。但共和黨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它把國際問題用于國內政治斗爭了。它想一石二鳥:既打擊中國,又打擊競爭對手。違反游戲規則在西方是嚴重的政治問題,就如同水門事件和通俄門、烏克蘭電話門一樣,因為這直接威脅到體制的運作。這就引出了西方政治體制的另一個問題:政黨利益高于國家利益。

西方的政黨都是短期輪流執政,有很強的過客心態。為了連任,政黨往往注重短期見效的措施,忽視長遠戰略規劃。即使做了長遠規劃,一旦換人換黨就會被廢掉。比如小布什重啟登月計劃,但奧巴馬上臺以后就廢掉了。當時已經投入80多億美元,還是打了水漂。再就是假如長遠規劃可行,受益者也是后來人,共和黨怎么會干它栽樹民主黨乘涼的事呢?所以在西方,政黨利益高于國家利益是常態。

只不過今天西方的政治日益極端化,過去美國不同政黨的國會議員私下里還可以一起喝咖啡,現在則幾乎不可能。去年我去歐洲議會談“一帶一路”,談完他們送我出議會時,我問了一個問題:“議員之間可否休會時一起喝個咖啡?法國國會議員可以嗎?”回答是:“歐洲議會還可以,法國國會不行”。

奧巴馬上任以來第一次國情咨文中有著明確的評論:

“我知道,兩黨的分歧是根深蒂固的,……但是,令國民沮喪的是如今在華盛頓,好像每天都是選舉日。我們不能每天只想著讓對手成為媒體嘲弄的對象,不能永遠抱著分出勝負一決高下的心態。任何一方都不應該因為有權反對就拖延或阻撓所有法案的通過。在華盛頓,人們可能會認為和對方唱反調是游戲規則,無論自己的觀點是多么虛偽和惡毒。但是,正是這種做法使得兩黨都無法對民眾有所幫助,更糟的是,這還會使民眾對政府更加不信任。”

另一件大事的發生也和西方政治的這一特點有關。重災區(已經超過20%的紐約人感染)紐約州的州長、來自民主黨的科莫援引美國東北大學研究結果,宣布紐約州的疫情不是中國傳入美國的,而是歐洲的意大利。盡管美國及時頒布針對中國的旅行禁令,但特朗普卻忽視了歐洲。這期間多達220萬人乘坐1.3萬次航班從歐洲飛往紐約和新澤西機場,其中許多人可能攜帶新冠病毒。

考慮到科莫是民主黨,他披露這個消息的目的并不是為中國辯護,而是矛頭直指特朗普的失職和無能。不過在西方竭力抹黑中國的大環境下,這已經非常難得。否則,這樣的研究成果未必能報道出來。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