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35歲大齡程序員的辛酸“從不敢遲到早退,卻差點被辭退”

談客 2021-01-23 檢舉

故事:35歲大齡程序員的辛酸“從不敢遲到早退,卻差點被辭退”

本故事已由作者:琥珀指甲,授權每天讀點故事app獨家發布,旗下關聯賬號“談客”獲得合法轉授權發布,侵權必究。

1

下午六點,我準時提上包包,去催薛仲下班。

一把手的辦公室每晚都亮著燈,看上去確實勤勉而勵志,但對公司卻未見得是一件好事,因為它會給人一種暗示——公司提倡加班。

所以不管事情做完與否,為了讓老板看見,大家都只好“敵不動我不動”——老板不走,我絕不先走半步。

這種風氣并不適合我們云縱。

創業公司話語權弱,趕交付、趕方案、趕標書,加班本來就是家常便飯。所以沒有必要的班,絕對不能再加了。否則就不是奮斗,而是浪費。

走到薛仲辦公室門口,我抬手敲了兩下。隨后不等他說話,便很自然地推門而入。

沒想到里面卻不只有薛仲一個人。

四位男士圍坐成一圈,八只眼睛看著我。

我的出現尷尬又不合時宜。

“那個,”我指了指隔壁茶水間,“我現在說走錯了,還來得及不?”

薛仲笑起來:“剛剛我突然在技術論壇上看到一個大數據處理技術,不知道能不能用在我們的產品上。蔣鐸正休陪產假呢,所以就找預研部過來討論一下。”

他說著伸手招呼我:“既然來了,進來一起聽聽吧,也給我們點建議。”

不得不說,我的老公可真夠給我面子的。大數據處理技術這東西,你就算是說給我聽,我又能聽懂什么,更別提建議了。

但建不建議無所謂,和大家一起討論的氛圍至少是我喜歡的,于是我順勢走進去,拖過一把椅子,坐在了薛仲旁邊。

“潤濤,技術上你是專家,”見我把自己安頓好了,薛仲轉向坐在他另一側的夏潤濤,臉上帶著一點不易察覺的興奮,“你覺得有沒有可能,用這個方法去替代現在技術,大幅度提升數據清洗的效率?”

“也不是沒有可能,”夏潤濤低垂著眼睛,聲音很淡,“不過具體行不行,等在實驗環境里試一下再說吧。”

“那我們現在的實驗環境,數據量有多少,并發夠不夠?”薛仲繼續問。

夏潤濤搖了搖頭,沒說話。不知道是想表達并發不夠,還是想表達他不知道。

反倒是坐在一旁的李升開了口:“薛總,我覺得數據量大小影響不大,我們可以進行測算……”

剩下的時間,基本上就變成了薛仲和李升之間熱烈的討論。

我悄悄看了夏潤濤一眼。

他百無聊賴地靠在椅子里,間或看一眼手機,似乎對這個話題毫無興趣,只等著薛仲一聲令下,他就可以沖出房門回家了。

2

從公司到我們住的小區,一路上薛仲一直興奮地和我說他所謂的“新的技術方法”,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在“對牛彈琴”。

“你可別過分迷信新技術,”一直等到他說得口干舌燥,我才終于找到機會插進去,“拿產品當成試驗田,那就玩大了。”

“不會的,”薛仲拍拍我的手背,“所以我才讓夏潤濤他們先在實驗環境中試試,如果確實適合,再考慮下一步的事。”

“說到夏潤濤,”我想起那人一臉漫不經心的樣子,“他的工作表現怎么樣?”

聽我這樣問,薛仲頓了頓。

“你也覺得他有問題?”他說。

我點頭,又解釋:“說有問題也不恰當。或許是女人的直覺吧,總看他好像不太對,缺了點什么似的。”

“其實潤濤具體的工作表現,我也不是很清楚,畢竟他主要是向蔣鐸匯報。”薛仲一邊打方向盤轉彎一邊說。

“但我的感覺和你的一樣。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潤濤好像已經不再是我多年前認識的他了。”

多年前的夏潤濤?

薛仲這樣一說,我倒也能模糊記起來。

夏潤濤比薛仲小兩歲,薛仲博士畢業進入集團公司工作的時候,恰好他碩士畢業,和薛仲入職了同一個部門。

當時年輕,又都是新來乍到,兩個星期的入職培訓結束時,兩人之間已經熟絡得像多年的朋友了。

“他的眼睛里有光。”一次分組討論之后,薛仲這樣對我說。

他們在集團公司共事了一年,第二年薛仲獲得了一個機會,調職去負責省部級重大項目,和夏潤濤的交集便漸漸少了。

直到后來薛仲辭職創業,夏潤濤的名字再一次出現在了我們的生活里——他主動找到薛仲,問能不能提供一個職位給他。

由此,我們才知道這些年夏潤濤在集團發展得并不好。

“潤濤技術很好,而且最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