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會和同事打架被開,被炒女總監感覺理由很牽強:“未經運營副總同意私自報警”;酒店方回應員工手冊有規定

華商連線 2021-01-25 檢舉

“我是被打了,最后單位把我開除了,理由是我未經酒店運營副總的同意,私自打報警電話……”

1月25日,遼寧聶女士接受華商報記者采訪,承認在酒店早會上和同事發生沖突,有互毆行為,但她沒想到,她在等待10天之后向酒店運營副總溝通發郵件和短信,隨后才選擇報警,但她最終等來的處理結果是酒店的一紙解約書。

>>>酒店早會上與同事沖突

“她薅我的頭發,我也薅她的頭發”

25日,聶女士接受華商報記者采訪時,已經返回遼寧老家,之前,她在北京延慶一家酒店擔任中層管理職務。

“我是做會議統籌總監,我是和內部同事之間發生的糾紛,她是酒店銷售總監。”聶女士介紹,兩人都是被前任總經理招進來的,“我們算是一個老板帶過來的,應該和睦相處……”

聶女士介紹,事發前一天,兩人就已經有過節,她看不慣對方的工作方式,“2020年12月17號在酒店早例會上,她就罵我,用手機打我,還上手打我臉,薅我的頭發,當時很多部門經理和管理層都看到這個事了。”

“她薅我的頭發,我也薅她的頭發。”聶女士承認自己處于本能也有還手,但只限于抓頭發,“我沒有打她。我當時眼睛、眉骨還有額頭有破皮,頭暈,頭發掉了好多。”

>>>感覺酒店開除理由牽強

“未經酒店運營副總同意私自報警”

“從12月17號被打到2021年1月12號給我處理,本來是她打我,結果最后卻是把我開了。”聶女士感覺自己很冤,因為酒店開除她的理由很牽強,“說我未經酒店運營副總的同意,私自打報警電話。”

早會和同事打架被開,被炒女總監感覺理由很牽強:“未經運營副總同意私自報警”;酒店方回應員工手冊有規定

聶女士收到的《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

華商報記者看到,聶女士提供的《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顯示,酒店與其解約的原因有兩個方面——

其一,2020年12月5日,在宴請公司客戶用餐過程中,沒有禮讓客人先用餐,而是自己首先夾取菜品,缺乏身為會議統籌總監該有的待客之道,缺乏最基本的待客禮儀,是對客人的一種不禮貌行為。

其二,2020年12月28日,在未經酒店管理公司運營副總的同意下,私自撥打報警電話,違反了酒店的溝通規定,影響了酒店正常經營秩序。

公司認為,以上行為適用酒店員工手冊第六章中度違紀的相關規定。聶女士在一個月內連續兩次違反酒店規章制度的行為,根據《勞動法》相關規定,嚴重違反用人單位的規章制度的,用人單位可以解除勞動合同,公司決定1月12日解除與聶女士的勞動合同。

>>>曾相信酒店會公平處理

“忍氣吞聲等了10天才不得不報警”

“我委屈的是酒店給我擬了兩個‘罪名’,說我違紀了。”對于第一條,聶女士辯解稱,“在員工手冊里是沒有依據的,陪客人吃飯不禮貌,說我沒有給客人夾菜,宴請客戶,如果我不禮貌,客戶會投訴的,但我沒有收到客戶的投訴,我還向這位客戶求證過,根本就沒有這個事。”

對于第二條,聶女士感覺更冤,“從私人感情上來說,我忍氣吞聲等著酒店給處理,結果處理了一個月,我是從12月17號事發當天到12月28號才報的警,事發10天了還不給我處理,我是拖了10天才報警,我要真是找事的人,我當天就可以打110或者120,但我相信酒店會公平處理,就老實巴交地等著處理這個事,一直到12月28號,我實在忍不住了,找了主管運營胡副總,我說是您答應今天給我處理結果,我作為公民也有義務報警協助調查,我給胡總發了郵件和短信之后才選擇報警,這都有截屏和時間,胡總沒說我不準報警,只是說他會處理,他并沒有明確的制止我報警。”

早會和同事打架被開,被炒女總監感覺理由很牽強:“未經運營副總同意私自報警”;酒店方回應員工手冊有規定

聶女士提供的與胡總微信溝通記錄

聶女士提供的與胡總微信溝通的記錄顯示,2020年12月23日、25日和28日,她的確曾和胡總就被打一事進行溝通,并明確表示:“我想如果她(銷售總監)明天不能積極配合您的調查,我將報警立案,讓警方來查,我已經帶傷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