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小城的春天

北方有蟬鳴 2020-10-16 檢舉

沒有春雷激蕩,沒有淫雨霏霏。北方小城的又一個春天,一如既往地如期而至,甚至相比往年還提前了幾日赴約,似乎彰顯著這個年代,一切都貫徹了繁忙的主線、趕超的節奏,人們的步履也因此而更顯匆匆、太匆匆......

塞北的春天不比江南,甚至連關內也不如。 雖已跨過春分,仍不見草綠桃紅、楊柳依依。一切仍是那么不緩不急、任性地沉著著,只有那讓人曾經十分懊惱的寒風多了些溫柔的味道,即使再遲鈍的味蕾,也能有些許的感知,何況還有供熱公司的煙囪在為我們精準地預報和見證。

沾衣欲濕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柳風。杏花雨還在期待中,楊柳風的確是不那么冷了,而且還有了一種誘你走到室外去擁抱大自然的魅惑。半推半就地走到這個城市的馬路邊,看那長長兩列曾經繁華過后業已枯黃的草坪,早被市政工人們清理得干凈而整齊,露出地面的多年生的宿根已是黃中帶綠,釋放出濃濃的生長的欲望。如果你興趣盎然,長驅直入朝著小城北邊的沙漠公園進發,遠遠望去,即使未到其中,仍然能感受到沙地上那突兀濃密的楊柳、松柏、荊棘以及各種不知名的灌木小草,雖還未葳蕤蔥郁,卻早就氤氳流淌出覺醒的氣息。那樹的皮膚一改冬日的灰暗低調泛出青亮的光,那已挺拔伸展的枝椏上迎寒而出的葉芽兒,清晰地暴露了身體里的躁動不安和追求夢想的磅礴張力。不可否認,蓬勃與繁華已觸手可及。

走入沙漠公園,冬天里門可羅雀的游樂園、溜沙場、橋上亭中,開始有三三兩兩或同事家人或同學朋友結伴而行、流連其中,時起時落的幾聲低唱、幾句吶喊、幾陣歡笑,為這片空曠之境即將到來的喧囂與濃烈進行著預熱。更有放蕩不羈的釣者按耐不住一冬的寂寞,早早地來到還未盡融的人工湖畔架起魚竿,背山臨水垂釣憧憬。走到沙丘朝陽一面濕潤的坡底,竟然同一些不知名的小草不期而遇,嬌嫩淺黃的芽稚兒剛剛破土而出,雖滿是羞澀與不適,但卻堅定地續寫著一個樸素生命輪回的優雅與茁壯;仰望天空,曾經的灰濛濛被白里透藍的底色所折服,早歸的燕雀在叢林和業已泛黃的草地上鳴叫著閃展騰挪追逐嬉戲,呢喃感懷著久別還鄉的絮語。陌生而又熟悉的周遭,又開始奏響新一輪混沌中孕育澄澈,平凡中演繹雄渾,古樸中綻放新奇的優美韻律。

一年之季在于春。與小城這個春天一同降臨的,是小女兒恬恬。迎著放開二胎政策之后的第一縷陽光她呱呱墜地,給我們這個原本就成員稀缺的人家增添了不盡的歡聲笑語,還有不停的忙碌。然而,這歡笑和忙碌的背后,卻難以掩蓋一絲絲的凜冽與寒意。妻子想兒女雙全卻未能夢想成真的失落,父母雖未明言但也很想讓孫輩換個樣的期冀,還有親戚路人一聲聲“又是一個丫頭片子”的閑言碎語,都猶如人工湖里那幾片還在做垂死掙扎不肯消融的冰,給這個春天的日出日落注入了些許的惆悵、涌起了一陣涼意、蒙上了點滴塵埃。好在,陰霾很快在與女兒那明媚笑臉、清澈眼神、康健身心的肉搏中不堪一擊、支離破碎,正如負隅頑抗不肯遁去的寒冷怎能阻擋春天款款的腳步!至于那些閑言碎語,可以選擇無視,盡管我十分不解說這話的竟然多數還是女人。

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龍泉壁上觀。不奢望女兒成為大賢大能、能成就雄才偉業。在這個百花競放的時代,人人都可以品味春花秋月的自在、灑脫與釋然以及成功與失敗的五味雜陳。菩提本非樹,明鏡亦非臺。正如這世界始終是有黑白、陰陽、晝夜、高低亦或大小等等之元素一樣,性別的不同與角色的貴賤無毫厘關系。也許正是因為有了這樣一個異常偏頗的思維,才讓人們肉體惹塵、精神納垢,甚至讓個別女人自賤。春風春雨春花春月,都同樣沐浴著每一個有形無形的個體,不同的是一些人靈魂深處的抱貧守拙,才讓自已特別是有些女人們作繭自縛,使女性要成就美好事業和美麗人生,必須付出百倍于男性的辛苦以及血淚。

無法想象,沒有女性的紅塵會是什么樣子。企盼,這個春天里,讓春風把每一處不和時宜的精神之垢都付之一炬,隨一江春水向東流 。

等閑識得東風面,萬紫千紅總是春。女兒,歡迎你來到這個繽紛的世界,這個春天將因你而精彩!

朝花夕拾: 小城的春天

朝花夕拾: 小城的春天

朝花夕拾: 小城的春天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