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200萬雕一巨獅300萬沒賣,開價1000萬沒人要,當成廢品擱置5年

寒袖 2020-05-16 檢舉

投200萬雕一巨獅300萬沒賣,開價1000萬沒人要,當成廢品擱置5年

他花費200萬,耗30多噸楠木,聯合桂林10多位根雕師傅,雕刻出一節車廂大小的"東方雄獅",曾引起根雕界的巨大震動,如今卻只能被廢置在廢舊廠房。曾有土豪出價300萬想買下,主人卻因為貪心要價1000萬,錯失良機,如今5年過去,這座"東方雄獅"無人問津。

但這座巨型根雕賣不出去,真的只是它主人貪心之錯嗎?

想必,它本身也不無辜吧。

根雕的前世與今生

根雕,顧名思義,就是以樹根(包括樹身、樹瘤、竹根等)為原材料,利用其自然形態及畸形經過根雕匠人的構思立意,從而加工出人物、動物、器物等藝術形象作品。

我國根雕藝術創作的歷史源遠流長。早在戰國中期就出土了根雕作品《辟邪》和《角形器》,據此可知,根雕藝術在我國至少有2300多年的歷史。隋唐時期,根雕藝術極為盛行。

投200萬雕一巨獅300萬沒賣,開價1000萬沒人要,當成廢品擱置5年

"火透波穿不計春,根如頭面干如身。偶然題做木居士,便有無窮求福人。"著名詩人韓愈就曾在《題木居士》一詩中對一件名為《木居士》的作品進行過贊美——匠人透過歷經滄桑而疤痕斑斑的樹根,慧眼如實,利用它奇妙的自然美,雕刻出木居士的人物形象,成為眾人祈福的對象。

現如今,隨著中國民間文化藝術的發展,各地出現了不同風格的專業根雕工作者和根雕廠。廣西盤屋村的龍師傅就乘上了這股東風,他作為手藝人為感興趣之人定制根雕作品,多集中在開業慶祝、鎮宅辟邪、居家觀賞的用途。而這遠不能展現他的宏圖偉志,他希望自己能作為現代根雕史上名垂青史的一位匠人。

為此他召集了10多位志趣相投的根雕師傅,全國各地尋覓適合的樹根,最終找到了一棵快枯死的重達30噸的百年楠木,開始了他雕刻"東方雄獅"的偉業。最終,這座東方雄獅耗費了他200萬資金,耗時半年,也引起了根雕界的一陣轟動。

投200萬雕一巨獅300萬沒賣,開價1000萬沒人要,當成廢品擱置5年

它不知"大音希聲、大象無形"

細細端詳這座根雕,龍師傅主打寫實之風,獅子宏偉雄壯,嘴似張開怒吼,棕色的微卷毛發蓬松得圍在頭部周圍。雄獅后腳掌蹬地,前腳掌自然下壓,尾巴向后翹起,身軀的肌肉隆起和毛發融合,不可分辨。我們也很難從這座根雕中想象30噸楠木原本的形態。

"順者昌,逆者亡",這不僅是人類世界的殘酷秩序,也是藝術品被當代人留存或拋棄的自然法則。但從是現今根雕審美潮流的"現代根藝"角度來看,這件"東方雄獅"當真稱不上是一件好作品,也難怪無人問津。

所謂"原真性",也就是"無為而無不為",充分尊重自然造化的本真特性,即使經過外在加工,但此類加工也是淺層次、非改造性的。

反觀這件作品,利用了極其珍貴的30多噸楠木,卻直接忽視了這珍貴木材的外在形態,而是將根雕者自身的庸俗想象直接附加于它之上,喪失了藝術品該有的"大音希聲、大象無形"的靈性。

投200萬雕一巨獅300萬沒賣,開價1000萬沒人要,當成廢品擱置5年

但"東方雄獅"這件作品卻并不具有唯一性,你可以從生活中處處發現這類以雄獅為題材的作品,它們一樣面部嘶吼而兇狠,體態雄壯,都是笑傲于草原的領頭獅。作品藝術唯一性的缺失對于作品的流傳是致命的,畢竟那么多人畫過《最后的晚餐》,最終卻是只有達芬奇的為人津津樂道。

它是冰冷的,毫無靈魂的

龍師傅將他的杰作定位為藝術品,藝術品就應該有更高的價值,因而他希望能以1000萬將"東方雄獅"賣出,所以當土豪開出300萬的價格時,他想都不想就拒絕了。現今他想想肯定無比后悔,300萬也好過現在雄獅"爛"在廢棄廠房啊,真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但這證實了這件"東方雄獅"真的不是藝術品,它不值1000萬。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