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調查:千億芯片大騙局丨深氪

36氪 2021-01-28 檢舉

訪談 | 邱曉芬 蘇建勛

文 | 蘇建勛 邱曉芬

編輯 | 楊軒

為什么僅僅時隔一個月,千辛萬苦求來的寶貝“光刻機”,就被抵押出去換錢了?這讓芯片公司“武漢弘芯半導體”(以下簡稱“弘芯”)的管理層,尤其是新聘來的CEO、業界泰斗蔣尚義感到很不對勁。

光刻機是制造芯片的關鍵設備,全世界僅有幾家企業可以生產,當中以荷蘭公司 ASML 技術最為先進。但由于中美經貿摩擦,據路透報道,自 2018 年起,美方多次游說荷蘭政府,希望荷蘭不要允許 ASML 將高端光刻機出口中國,致使國內芯片廠商“有錢也買不到”。

弘芯員工陶永還記憶猶新,2019 年12月22日光刻機到位的情景:武漢臨空港經開區(東西湖區)網安大道的一座廠房內,五位工人小心翼翼地把一臺龐然大物運進恒溫車間,這臺型號為NXT:1980Di 的光刻機,被密封袋層層包裹。為了防止氧化,工人還在袋中注入惰性氣體,保持全程液氮保鮮。

光刻機入廠,弘芯如獲至寶。當日為這臺光刻機舉辦了一個進廠儀式,火紅的背板上寫著“弘芯報國,圓夢中華”,合影的人群中,站著前臺積電二把手蔣尚義。

“弘芯有個蔣尚義,蔣爸帶了光刻機”,樁樁件件,都是國內半導體界頂天的大事。

74 歲的蔣尚義是半導體界風云人物。在業內,蔣尚義被尊稱為“蔣爸”。一位行業人士對 36 氪形容:“臺積電有很多叔、伯字輩的,但’爸’只有一位。”2019 年6 月,蔣尚義加入弘芯。

拿下光刻機,“蔣爸”的面子發揮了巨大作用。

曾有弘芯人士問蔣尚義為什么能拿到光刻機,蔣尚義答:“我們在臺積電時簽過幾百臺,(ASML)上上下下哪一個不和我們熟?是看面子才愿意賣給我們第一臺。”

光靠臉面還不夠。上述人士告訴 36 氪,由于ASML產能有限,對外供貨條件極為嚴苛,即使接受訂單,ASML還會派十幾人的團隊去客戶工廠實地考察,以“打分制”評判買家的技術藍圖、資金狀況等。

還是依靠蔣尚義,弘芯很快得到了接受考察的機會。2019 年 12 月,弘芯獲得了一臺全新的DUV深紫外光刻機。

一時間,當時僅成立兩年的弘芯公司,在一眾近幾年新上馬的芯片項目中,風光無兩。而它此前訂立的宏大目標——上手就主攻14nm工藝,緊接著就要拿下7nm,月產3萬片的產能,行業里基本只有臺積電和三星能實現——似乎也不再那么如夢幻泡影。

可蔣尚義怎么也沒想到的是,他費勁心力求來的光刻機,在入廠不到一個月后,就被抵押進銀行換了錢。

天眼查顯示,2020 年 1 月20 日,弘芯將引進的 ASML 光刻機抵押給武漢農村商業銀行,以此貸款5.8億元,在抵押信息一欄,赫然寫著該光刻機“全新尚未使用”。

“蔣爸開始覺得不對勁。”林雄對36氪回憶到。他是弘芯團隊早期成員。

2020 年 6 月,心灰意冷的蔣尚義打算辭去弘芯董事與 CEO 職位,彼時,蔣尚義與弘芯董事會已然決裂,為了強留住蔣尚義,弘芯董事會露出了猙獰嘴臉。

一名知情人士告訴 36 氪,時任弘芯董事長李雪艷為了阻撓蔣尚義離職,表明要發律師函起訴他,“要把蔣爸寫得很難聽,把弘芯所有的失敗都歸在蔣爸頭上。”

百般阻撓下,蔣尚義無法脫身,甚至一度淪為弘芯對外示人的傀儡。2020 年 7 月8 日,弘芯舉辦“員工表彰大會”,蔣尚義被要求出席為員工頒獎,弘芯官方對外發布了蔣尚義、李雪艷等人合照,畫面里紅紅火火,一團和氣。

深度調查:千億芯片大騙局丨深氪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