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商人龐玉良:收購德國機場十三年,仍以破產告終

南方周末 2021-01-22 檢舉

但龐玉良運氣不佳,國際原油價格從2004年起一路飆升,從每桶30美元左右攀升到2008年每桶170美元,對帕希姆的貨運業務打擊很大。

2011年8月,德國總理默克爾乘專用直升機從柏林飛抵帕希姆機場。2012年6月,英國著名歌手艾爾頓·約翰(Elton John)專機降落帕希姆機場,引發當地居民熱議。

但明星效應并未加快現場挖掘機的速度。

多次延遲后,帕希姆機場在2011年10月啟動了新觀測塔的建造。沒有觀測塔,帕希姆無法完成航運升降,更無法盈利。

2012年,龐玉良新浪博客顯示,在林德國際的一個招商QQ群內,龐玉良仍在向國內中小商戶推銷保稅區,林德國際除了運輸物流,還做電子商務、動態供應鏈融資、常年中國產品展銷。

“再開個賭場、開個KTV、開個酒店、會議中心、別墅公寓,全都有。”群內一位投資人回復說,“龐總的這潭水太大,一般的石頭扔進去沒用啊。”

博客內容顯示,這段時期,龐玉良的生意頭腦正在飛速轉動——帕希姆機場附近的林子、池塘、動物、木材,輪番進入他的視野。

如此緊張,也許是因為帕希姆機場正陷入一場“導彈”危機。

2014年初,除了仍在建的機場觀測塔,機場還開始了停機坪的擴建,原本可以停放兩架飛機的空間將擴大到五架。但在擴建過程中,機場運營人員經常挖掘到二戰時期遺留的彈藥武器,以及煤油。按照地方政府的規定,這些清除費用將由當地承擔,但這意外拖慢了機場的建設進度。

據《什未林人民報》報道,德國相關法律規定,這些危險品都必須在嚴格檢測后才能進行拆除,甚至連負責挖掘的挖掘車都要安裝上防彈玻璃。

古德曼負責人向媒體抱怨,這是在浪費時間。根據龐玉良和古德曼的設想,機場除了擴建停機坪,還要同時進行跑道擴建,僅后一項的耗資就超過3000萬歐元,“按照這樣的速度,估計三年內都完不成。”

雖然上述擴建項目由古德曼出資,但極大地影響了機場運營。機場每耗損一個月,龐玉良就要多付出近20萬歐元的經營成本。

米茨拉夫戲稱之為“德式官僚主義”,刻板的德國人在程序上已經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

2015年5月,機場的新觀測塔建成啟用。高37米的觀測塔用了三年多時間才建成,按照林德國際提供的數據,總共花費了300萬歐元。然而,機場的“導彈危機”直到2016年下半年仍未解除,機場方面還與當地政府起了沖突——機場需要額外的40多萬歐元來完成排查清理工作,但當地政府只同意支付25萬歐元。

根據德國媒體報道,2013年后,機場的飛機降落聲就越來越少,僅2014年,機場記錄了8300多次飛行,但其中的6100次為訓練飛行,屬于航空公司的著陸和起飛演習。

當地人越來越擔憂,帕希姆機場似乎難以為繼。由于缺乏貨運業務,龐玉良在2015年宣布帕希姆將主攻客運,他將在機場內建設一座豪華的奧特萊斯購物城,配套設施包括酒店、博物館、健身房。

據《什未林人民報》報道,帕希姆上一次接待旅客還是在2007年,此后十年間,沒有一架客運飛機停落帕希姆機場,但龐玉良投入帕希姆機場的運營費用已超過2600萬歐元。

河南商人龐玉良:收購德國機場十三年,仍以破產告終

龐玉良在村里為家人建的毛坯房。 (南方周末記者 徐庭芳/圖)

回國招商

從2012年開始,龐玉良加快了回國招商的步伐。

義烏商人王進曾于2012年前后接待過龐玉良。龐玉良雄心勃勃地對他表示,要把義烏6萬多個商品店整個搬到德國,將中國制造產品寄存于帕希姆機場保稅園區進行展示,讓當地中間商可以直接在倉庫提貨。

王進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當時歐盟的反傾銷措施越來越嚴厲,不少外貿出口商都在尋找新的落地渠道,帕希姆這樣的保稅港口倉儲或許是一個可能。

龐玉良陸續與不少地方政府簽署了合作意向,包括南京高新區、沈陽綜合保稅區、山東臨沂綜合保稅區、西安國際港務區、滿洲里市人民政府等。

在與臨沂的合作中,龐玉良與臨沂市跨國采購中心共同出資成立臨沂全球物聯供應發展有限公司,臨沂租用龐玉良位于德國法蘭克福的保稅倉進行商品展示,幫助出口企業打開知名度。

“外商有自己固定的采購渠道,法蘭克福常年展在德國比較知名,能吸引到更多人。”王進向南方周末記者解釋,在接觸龐玉良之前,從事出口貿易近20年的他從未聽說過帕希姆這個地方。

或許龐玉良也明白帕希姆的劣勢,早于2012年就向德國海關總局申請在法蘭克福機場開設海關監管貨站,讓帕希姆與漢堡港和法蘭克福機場對接,通過法蘭克福,把商戶吸引到帕希姆。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