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商人龐玉良:收購德國機場十三年,仍以破產告終

南方周末 2021-01-22 檢舉

龐玉良旗下的林德國際在2010年宣布,與“香港金木棉集團”簽署合作協議,將由香港金木棉在德國帕希姆機場投資博彩業,林德國際則投資香港金木棉所屬的老撾金三角經濟特區的保稅物流產業。

涉足賭博行業,讓龐玉良與合作開發機場土地的注資方澳大利亞地產公司古德曼(Goodman)爆發一場爭論。

紀錄片中,龐玉良手指規劃圖上的一片區域,向古德曼負責人介紹,“我們在這里建一座賭場,由來自澳門的經營者運營,他們能掙錢。”對方打斷他,“我對建賭場沒什么信心,在歐洲設賭場是需要牌照的。”

“那建在國際中轉區呢?這里不屬于歐盟的管轄范圍。”龐玉良問。對方提醒他,“我不太確定能否這么做,對這件事要非常非常慎重。”

南方周末曾在《湄公河暗流》一文中報道,從2011年4月開始,有6起中國船只被攔截、搶劫和劫持勒索案件,均與香港金木棉有關,背后事涉湄公河上的木材與石料走私活動。

2018年1月,美國財政部指控金木棉集團董事長趙偉等人涉嫌毒品走私、人口販賣、洗錢、賄賂和販賣野生動物等非法活動,將其列入跨國犯罪組織制裁黑名單。

河南商人龐玉良:收購德國機場十三年,仍以破產告終

河南自貿區曾與龐玉良簽訂合作協議,但最終沒有項目落地。 (南方周末記者 徐庭芳/圖)

十億注資的水分

龐玉良當初宣布出資十億收購帕希姆機場,但真實情況并非如此。

據德國世界報等多家媒體報道,2007年7月,龐玉良正式接管了帕希姆機場。按照林德國際與什未林市政府最初的協定,機場收購價為3000萬歐元,土地面積850公頃,未來還要追加7000萬歐元對機場進行改造,總計投資約10億元人民幣。

龐玉良承諾,除了擴展機場業務,還要為當地提供1000個工作崗位。但第一筆融資就出了問題。

龐玉良本應支付款項3000萬歐元,市政府為其延遲了一個月仍無濟于事。龐玉良曾向媒體解釋,因為當時的國內銀行沒有解決方案,林德國際也沒有大額抵押的能力。龐玉良拿出尼日利亞UBA銀行開具的擔保函,依然未能解決。

市政府再次寬限,購買期限可以再次延長至2008年3月,而且只需要支付其中的1200萬歐元。

龐玉良另辟蹊徑,利用協議中土地可分割、轉讓、出租的條款,將50多公頃土地出售給了澳大利亞古德曼集團(Goodman),獲資1300萬歐元解決了部分資金問題。因為林德國際并沒有真正獲得土地所屬權,1300萬歐元直接進入地方政府的賬戶。

2010年2月,龐玉良要求議會免除剩下的收購款。延期三個月后,地方議會通過了一項降低機場購買價格的決議,龐玉良僅需再支付500萬歐元,而且是分期5年、每年100萬歐元付清即可。

當地《什未林人民報》資深記者烏多·米茨拉夫(Udo Mitzlaff)卻告訴南方周末記者,龐玉良的成本遠比想象中高。米茨拉夫長期跟蹤報道帕希姆機場和龐玉良的新聞。

據他透露,在機場正式過戶給林德國際前(2007年7月至2008年5月期間),龐玉良需負擔每月16萬歐元的維護費,用來支付員工工資。這筆資金原先由地方財政支出,直到實際完成收購,龐玉良為保留合同支付了近百萬歐元。

其次,機場名義上為850公頃,但實際用地只占到三分之一左右,周圍大片的林地不屬于建設用地范圍,50多公頃的核心地段還被賣給了古德曼,“要改變森林用地的屬性非常難,帕希姆機場的土地價值遠沒有想象中那么高。”米茨拉夫說。

減免也是有條件的——龐玉良需要在2011年建設一座全新觀測塔,還要為機場擴建投資至少700萬歐元。原先的觀測塔過于老舊,即將超過使用年限,如果沒有新塔,機場將面臨關閉。

龐玉良在2010年12月獲得來自中國進出口銀行的兩筆貸款,數額分別為1.032億元人民幣以及3090萬美元。他承諾這筆資金將用作機場擴建和建造觀測塔。

德國當地媒體批評政府輕易將資產賤賣,相比最初的1億歐元,龐玉良實際的收購款已經縮水到不足兩成。

而在和當地政府的拉鋸中,龐玉良似乎摸清了對方的命門,他對媒體說,當地政府最擔心企業破產和員工失業。在出售帕希姆機場前,當地政府每年需要補貼機場200萬歐元。

機場“導彈危機”

按照龐玉良此前測算,帕希姆機場一年的經營成本約為300萬歐元。一架飛機的起降,機場收費5000歐元,裝卸費5000歐元,若是進保稅倉庫,也有5000歐元左右的收入,這些都屬于凈利潤。粗略計算,只要一天一架飛機起降,機場就可以覆蓋成本。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