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刑期間“網戀”3年,“獄中情圣”騙了單親媽媽38萬

河南商報 2020-11-21 檢舉

前往網戀男友“王小坤”在唐山市樂亭縣的老家調查之前,44歲的單親媽媽周慧玲(化名)仍然抱有一絲希望:她遇到的不是騙子而是真愛。

2014年,她通過微信結識了自稱是河北省唐山市海港經濟開發區城建局副局長的“王小坤”。屏幕那頭的男子為自己勾勒出令人心動的人設:即將援藏的國家公務員,仕途一片廣闊;妻子和父母雙親都已在車禍中去世。

服刑期間“網戀”3年,“獄中情圣”騙了單親媽媽38萬

△羅榮兵在獄中和周慧玲的聊天記錄截圖(本文圖片均為受訪者提供)

周慧玲很快被“征服”,縱使素未謀面,二人卻建立起戀愛關系。此后三年,“王小坤”不斷向周慧玲要錢,后者共計打款38萬余元。可周慧玲沒有想到,網戀三年之久的男友竟是河北省唐山監獄的服刑人員羅榮兵。

2017年1月,羅榮兵刑滿釋放,同年5月,周慧玲輾轉將其找到。2017年12月5日,路北區法院一審判決羅榮兵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8年6個月,并處罰金15萬元。

周慧玲告訴記者,作為案件受害人,她未收到法院的開庭通知。與此同時,她認為監獄管理人員對此負有責任,“否則一個罪犯是怎么做到在監獄里跟我語音聊天的?”

2020年11月,周慧玲再次來到唐山監獄討說法……

單身母親網戀“副局長”三年未謀面,被借款38萬余元

今年44歲的周慧玲是唐山人,早年離異后獨自帶著兒子生活。2014年底,她在微信上偶然結識了一個叫“王小坤”的男士,對方自稱是唐山海港經濟開發區城建局副局長。

記者查閱相關資料發現,在2014年至2017年期間,唐山海港經濟開發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并未有過名叫“王小坤”的副局長。

聊天中,“王小坤”透露自己喪偶,且前妻死于車禍,不久后他也即將踏上援藏之旅。周慧玲很快被他吸引,從未謀面的二人火速建立起戀愛關系。

只是有一點頗為怪異,“王小坤”每天和周慧玲聯系都近乎在固定的時間,早中晚各一次,每次聊天時間在半小時左右。周慧玲說,起初“王小坤”解釋是“工作或應酬繁忙,不方便”。

兩人“在一起”3個月后,“王小坤”稱已遠赴西藏援藏,周慧玲想要見一見男友的愿望又落空了,但這并沒有妨礙兩人在網絡空間里繼續發展戀情。

周慧玲提供的微信聊天記錄顯示,“王小坤”以在援藏過程中為給自己博得好評為由,向她借錢給領導送禮物。此后,“王小坤”又稱其姐夫是唐山市教育局領導,能為周慧玲兒子解決上學難題,但需要一些錢疏通關系。

銀行流水顯示,自2015年2月3日至案發,周慧玲先后向“王小坤”打款共計38.92萬元,且收款賬戶均非“王小坤”。周慧玲稱,“王小坤”告訴她因其領導干部的特殊身份,錢款只能打入朋友孫某和宋某豐的帳戶,以防被查。

為何在從未謀面的前提下持續向網戀對象打款?周慧玲說,她并不是沒有過懷疑,2015年全年“王小坤”上線與她聊天的時間越來越少,對方給出的說法是因“老領導”范紹慧出事而受牽連,不方便聯系。

公開資料顯示,范紹慧曾任河北省唐山市第十三屆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早在2014年1月3日,中央紀委監察部官方網站就已發布消息,范紹慧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被立案調查。

聊天記錄顯示,“王小坤”還稱自己在接受組織調查期間患上男科疾病,需要錢治療,周慧玲也相信了,并為他打了錢。

網戀男友實為服刑人員,出獄后碰面寫下認罪書

2016年下半年,周慧玲越發覺得事情不對,她拜托在公安局工作的朋友調查“王小坤”的身份,卻發現他此前提供的身份證號碼與系統內登記的姓名并不一致。礙于情面,她沒有將此事告訴家人,也未報警。

一段時間后,沉寂多時的“王小坤”忽然發來消息,告訴周慧玲他已經因職務犯罪獲刑,被送至河北衡水監獄服刑,刑期至2017年3月止。此時,“王小坤”還向周慧玲提出,希望她能去自己老家幫他尋親。

“王小坤”稱,自己是被人收養的,生父母在唐山市樂亭縣,本名叫羅榮兵。周慧玲后來發現,這是三年“戀愛”中,“男友”對她說過的為數不多的幾句真話。

抱著一探虛實的想法,她帶著兒子找去了,可得知的事實卻令她震驚。羅榮兵老家的親戚告訴她,他早在2007年就因為盜竊罪入獄,此后一直在唐山監獄服刑。之后周慧玲又輾轉托人了解情況,證實唐山監獄確有一名叫羅榮兵的服刑人員,并且在2017年1月刑滿釋放。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