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門大混混袁文會,半生壞事做盡,唯獨不欺負這個地方的人

大獅 2021-02-15 檢舉

說起津門混混,就不得不提袁文會;提起袁文會,又不得不說蘆莊子(蘆家莊)。

那位問了,津門混混不只他袁文會一個,為嘛非要提袁文會?

還能為嘛,還不是因為袁文會最有名。

那位又說了,不對啊,不還有李金鰲、王金波嗎?

沒錯!但李金鰲和王金波的故事發生在清代,如今對于兩人的記述大都是來自評書作品,而真正熟知兩人生平的前輩們早都已經作古了。故此,李金鰲和王金波的故事只存在于戲說中。

津門大混混袁文會,半生壞事做盡,唯獨不欺負這個地方的人

袁文會(中間端坐之人)舊照

袁文會發跡于民國,接觸過袁文會的老前輩們至今尚有人在,我的老太爺就是其中之一,老太爺在民國那會兒跟袁文會比較熟絡,并通過袁文會認識了殷鳳鳴、殷鳳山、牛占元、姜般若等北派青幫弟子,以及川島芳子、小德張這些近代史上較為有名的人物。

說起老太爺結識袁文會的過程也算不打不相識,那是袁文會剛成氣候的時候,有一次,袁文會伙同王恩貴、牛占元、殷鳳鳴等混混在南市慶云茶園搗亂,結果惹怒了褚玉璞的干兒子李七猴,陪同李七猴看戲的就有我的老太爺,老太爺那會子年輕氣盛,尤為瞧不起雜八地的混混,二話不說從二樓沖下來,揪住袁文會的脖領子就是兩個大耳光子。

接著,雙方動了手。袁文會再怎么兇橫,也只是個不入流的混混,跟軍閥的干兒子作對,純屬不自量力,被河北軍警督察處派兵逮捕之后,褚玉璞親自打電話給軍警督察處處長厲大森(北派嘉海衛青幫大字輩大佬),責令立即槍斃袁文會。

津門大混混袁文會,半生壞事做盡,唯獨不欺負這個地方的人

民國時期的津門舊照

袁文會命不該絕,他的好兄弟殷鳳鳴、殷鳳山上下打點找關系,托了軍警督察處北站分處處長白云生(北派嘉海衛青幫大佬二十二代通字輩)救出了袁文會。接著通過白云生的關系,袁文會加入青幫,很快便混成北派青幫悟字輩大佬。恰好上海灘的青幫大佬杜月笙也是悟字輩,這便有人傳出“南有杜月笙、北有袁文會。”的說法。

但事實上,不論是勢力還是人品,袁文會跟杜月笙沒法比,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差著行市,盡管杜月笙在北方的煙土生意全部由袁文會負責運輸和銷售,袁文會也多次致電杜月笙,希望能見上一面,但每次杜月笙都會以各種理由推辭。最終,兩位青幫大佬也沒能當面一敘。

對于袁文會而言,或許是個遺憾,但對于杜月笙來說,跟一個臭名昭著的大漢奸交朋友,實在愧煞顏面。

津門大混混袁文會,半生壞事做盡,唯獨不欺負這個地方的人

杜月笙舊照

日本人占領天津之后,袁文會借助日本人的勢力做強做大,為了報答日本人對他的恩情,他壞事做盡,可謂罄竹難書。天津解放之后,袁文會才被正法,罪名之中的第一條就是漢奸罪。

天津衛的老百姓提起袁文會,無不咬牙切齒,但有一塊區域,似乎對袁文會的評價并沒有那么低,這便是當時蘆莊子的老百姓。

為嘛只有蘆莊子的百姓對袁文會的評價相對要好一些,那是因為袁文會再壞,也從不欺負蘆莊子的人。究其原因,那是因為蘆莊子是袁文會的家。

袁家是天津的混混世家,從袁文會的爺爺那輩兒,一家子就都是耍胳膊根兒的混混。袁文會的爺爺名叫袁老先,在日租界松島街(今哈密道)設了個腳行,把持旭街至海光寺這條街上所有的買賣行,各家裝貨卸貨的活計,必須由袁家腳行承包。袁老先曾經跟西北角的阿訇學過摔跤,又練過武藝,手使一把特制的鐵鍬,耍將起來一群人也近他不得。

津門大混混袁文會,半生壞事做盡,唯獨不欺負這個地方的人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