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時代的“最后瘋狂”散去后 中國將面臨什么?丨北京觀察

直新聞 2021-01-13 檢舉

特朗普時代的“最后瘋狂”散去后 中國將面臨什么?丨北京觀察

更何況,早在12月初,拜登就對《紐約時報》表示,他認為對美國而言“最佳的中國戰略是將我們的每個盟友,或者至少是過去的盟友,都放在同一頁上。”而且他也明確表態,但他正式成為美國總統以后,拉攏過去的盟友“將是我的主要優先任務”。

而就在幾小時前,英國《金融時報》的報道指,拜登將設立一個“亞洲事務主管”的職務,希望從各個層面來解決中美之間的問題,而他將提名庫爾特·坎貝爾(Kurt Campbell)擔任該職。

其實,坎貝爾被認為是對華更為鷹派的民主黨人。這位資深外交政策專家曾在《外交事務》雜志上撰文指,華盛頓需要“深刻反思”曾經的一系列外交政策,因為這些政策建立在“對中國發展的錯誤預判”之上。

美國以及它的這些所謂盟友抱團“圍堵”中國的行為,在未來一段時間里不僅不會消停,說不定會以更加狡猾的方式與中國相處。而這也正是中方在此時這個時間點,不斷重申立場、積極傳遞我們的期待的一大原因。

“中方愿本著相互尊重、平等互信、互利合作、共同發展的精神同各方開展包括5G在內的各領域務實合作,更好地造福人類、造福世界。”而這就是中方的一貫立場。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