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人玩遍沙俄女貴族,被槍爆頭還能跑,遭焚尸時睜眼坐了起來

審度 2020-12-28 檢舉

許多歷史文獻由于年代久遠而使有些部分丟失,或是記載者表述的方式比較特殊,這使得其中記載的人或事物聽起來有些奇怪甚至詭異。然而就在20世紀初的俄國出了位名叫格里高利·葉菲莫維奇·拉斯普廷的人物,身為權傾一時的俄國神父卻常常被詬為“妖僧”,但也不知搞得,文獻中的他簡直跟神仙沒啥區別。

神人玩遍沙俄女貴族,被槍爆頭還能跑,遭焚尸時睜眼坐了起來

1869年1月21日,拉斯普廷出生在俄國薩拉托夫省一個小布爾喬亞家庭中,在家道中衰之前,依靠兩家作坊和其他一些產業,拉斯普廷一家人小日子過得還算美滋滋的。拉斯普廷從小就展現出了非同凡人的一些特質,集中體現于兩點:其一,他坑蒙拐騙吃喝嫖樣樣精通,尤其是偷東西,小到一枚硬幣大到一匹馬,只要覺得順手就拿,總之除了正常人干的事兒之外,拉斯普廷無所不為。

其二,他有著一個巨大的“命根子”,在正常情況下達到28.5厘米,保持著一項人類之最,如今還收藏在俄羅斯圣彼得堡的某家博物館中,供男女老少瞻仰。當然了,這種圖咱不方便放在文章中,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私下了解一番。靠著這一點“長處”,年輕時的他天天變著花樣玩弄年輕妹子的感情,后來到了宮廷,他更是號稱玩遍了所有女貴族。拉斯普廷還有個怪癖:每與一名女孩辦完事,他都會薅下一縷頭發作為紀念。后來被抄家時,人們在他寓所中找到了幾只大箱子,里面裝著的全都是長發。

神人玩遍沙俄女貴族,被槍爆頭還能跑,遭焚尸時睜眼坐了起來

值得一提的是,“拉斯普廷”并不是一個名字,而是村里七大姑八大姨給他取的帶著羞辱性的綽號,用以詬病其淫亂至極的私生活。不過在人生頭十來年里,拉斯普廷頂多算是個不入流的惡棍,直到有一次,他接了個把人送到當地修道院的活兒。在修道院,拉斯普廷意外接觸了一伙異端,這些人嘴上對上帝滿是虔誠,尊奉上帝的方式卻反其道而行之——他們認為,只有犯罪作惡才能更接近上帝。有了這點核心思想做指導,拉斯普廷找到了開啟新人生大門的鑰匙。

很快,不到30歲的拉斯普廷已經壞透了,壞到同鄉無法容忍他,教會遂決定將其轟出村子。這對拉斯普廷而言并不算啥挫折,他不知從哪兒學了點三腳貓的醫術,又不知從哪兒整了身神職人員的修士袍,一路坑蒙拐騙直奔首都圣彼得堡。在這段時間里,拉斯普廷做了許多“驚世駭俗”的事情,例如在1902年準確預言了俄羅斯某地會出現干旱。

有關預言這件事兒其實也并非無解,解釋得玄學一點,這就跟買彩票差不多,只要買得夠勤快,鋪得夠廣,總有一天會中大獎;人們只會記住一兩位中頭獎的幸運兒,卻記不著千千萬萬花錢打水漂的冤大頭。事實上,拉斯普廷的預言總體來說很不靠譜,這點咱們過會兒再說。然而另一件令他名聲大噪的事情就有些難以解釋了:他治好了沙皇叔叔尼古拉大公的病入膏肓的狗,靠著這條狗,拉斯普廷與貴族們建立了跨越階級的友誼。

神人玩遍沙俄女貴族,被槍爆頭還能跑,遭焚尸時睜眼坐了起來

1904年8月12日,沙皇尼古拉二世生下阿列克謝皇子,遺憾的是,小皇子患有血友病。所謂血友病就是先天性凝血因子缺乏,通俗來講即流血不止,甚至沒有受傷也會突然莫名其妙地自發流血。醫療技術發展到今天已十分發達,血友病尚無法完全治愈,尼古拉二世被老舊帝國的各種破事搞得焦頭爛額,眼下兒子又得了這種怪病,別提有多糟心了。有一次,拉斯普廷跟著尼古拉大公進入冬宮,碰巧阿列克謝皇子的血友病又發作了,拉斯普廷似乎早有準備,拿出一包不知成分的藥粉給皇子又喝又抹,血立馬就止住了。不知這一切是巧合還是拉斯普廷算準了這一出,他一躍成為沙皇夫婦的座上賓,尤其是亞歷珊德拉皇后,日后對拉斯普廷言聽計從。

拉斯普廷獲得了自由出入皇宮的特權,他總是留著標志性的大胡子,穿著深色的修士袍在皇宮中四處游蕩。文獻描述他從不洗澡,因為他認為洗澡會削弱自己的法力。每當有宮廷宴會舉行,拉斯普廷總是會收到邀請,席間,他會用他沾滿污垢的手直接從餐盤中拿取食物,經常憑借一己之力就糟蹋了一桌美食。說來也怪,男貴族們對他厭惡得要命,女貴族卻無法拒絕其魅力。拉斯普廷總會用他深邃的目光直勾勾地盯著女士的雙眼,用低沉的、充滿磁性的、宛如夢囈的低語一點點消除對方的抵觸。拉斯普廷在俄國宮廷的十幾年里,不知道給多少男貴族戴了綠帽子。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