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來延安墜馬真相,鄧穎超38年后才知道:原來此事和江青有關

党史博采 2020-01-08 檢舉

周恩來延安墜馬真相,鄧穎超38年后才知道:原來此事和江青有關

在大多數人的眼里,周恩來無論是在會上作報告,還是走路、與人談話或干其他事情,他的右臂總是彎曲地端在身前,大家都以為這是這位偉人的一種特有的風度和習慣。殊不知,這是一個無奈的、痛苦的習慣。其實,這致使周恩來右臂傷殘以及后來又有一次意外摔傷的背后,都有著鮮為人知的不同尋常的內情。

1939年: 延河墜馬致右臂骨折

周恩來總理第一次摔傷,是在1939年7月10日騎馬到中央黨校作報告時摔傷右臂的。

1939年7月10日下午,革命圣地延安城烈日當空。延安中央黨校禮堂坐滿了人,大家都興奮地等待不久前由重慶歸來的周恩來作報告……時間過了,還不見人。周恩來向來是遵守時間的模范,怎么今天……正當人們發出一個個問號時,突然有一個人慌慌張張地跑到正在休假的周恩來的警衛員劉久洲座位旁:“小劉,副主席出事了,你怎么還坐在這兒?”劉久洲一下子從座位上“蹦”了起來,就跟著來人跑。

跑到黨校會客室,劉久洲見有許多中央領導已趕來,醫生們圍著周恩來正在進行搶救。醫生問:“您怎么從馬上摔下來的?”

周恩來忍著痛說:“自己不小心,落下了馬,可能是這一年多來沒騎馬,生疏了。”

周恩來一向細致謹慎,長征時他騎馬白天夜里爬山涉水,長途行軍;第一次會見張學良時,他和李克農在雪地上“飛馬”去延安……但誰也未聽說他遇過險、出過事。這回怎么摔下馬而且跌斷右臂呢?當時許多人問他,他總是這幾句話,而且總是說自己不小心。只是朱德去看他時,劉久洲從旁隱隱約約聽他說,“是江青突然跑馬引起的。”但是在那時,保密紀律性很強,不該問的不問,不該說的誰問也不能說。一直到周恩來去世后,劉久洲才聽當時隨同周恩來的警衛員王來音告訴他,周恩來墜馬傷臂的真相。

周恩來延安墜馬真相,鄧穎超38年后才知道:原來此事和江青有關

◆1939年7月,周恩來在延安墜馬,致使右臂粉碎性骨折。這是8月赴蘇治療前和劉少奇的合影。

那天早上,毛澤東接到兩個請柬:一個是延安馬列學院,一個是中共中央黨校,都是請他去作報告的。毛澤東就對周恩來說:“恩來,你從大后方回來,外邊的形勢大家都想知道,你就幫我去一處吧。我到馬列學院,你到黨校。要不,我一個人,怎好去兩家呢?”周恩來同意了。這時正好江青也在場,也要求到中央黨校去。

當時,周恩來、江青在警衛人員的陪同下騎馬去黨校,在過延河時,江青心血來潮策馬狂奔,致使周恩來的坐騎受驚,從馬上摔了下來,導致右臂骨折。受傷以后,周恩來忍受著劇烈的疼痛步行來到黨校會客室,由中央衛生處派來的醫生作了簡單的包扎,打上了石膏。

當時延安的醫療條件很差,不能接骨。直到8月18日,印度援華醫療隊的柯棣華大夫和巴素華大夫再次對周總理的病情進行了檢查,取下石膏后才發現骨折處的愈合很不理想。他的肘部已經不能活動,右臂肌肉開始萎縮。盡管進行了按摩和熱敷,右臂仍然無法伸直,只能處于半彎曲狀態。于是中共中央決定送周恩來到蘇聯莫斯科去治療。

鄧穎超陪同周恩來赴蘇治療

自跌傷之后,周恩來從未臥床休息過一天。雖然有醫生的督勸、來探視的同志的懇求,可是他硬是說自己胳膊傷了頭腦毫無損傷,依舊可以照常工作。于是,中央開會他照常去參加,文電照舊親自處理。他只要求中央組織部給他派人記錄文稿,因為寫文稿這件事并不是可以用左手去寫的。

那時給周恩來派去作書記員的,是當年在延安馬列學院第二支部學習的陳舜瑤,她曾回憶說:“剛要畢業,中央組織部給馬列學院寫了個條子,找我去談話,說周副主席受了傷,手不能正常寫字了,周副主席口述的話你要記下來,材料要保密——女同志不多接觸人,保密條件好。到楊家嶺后,周副主席問了我的簡歷,給了我一個筆記本,說試試看。先記的是‘八一’報告提綱。他很不習慣他說一句等著別人記一句。他回別人的書信總是一口氣說完,我寫出來。有時他指出口氣不對,就說一句,讓我寫一句。他的手不能寫字。他傷得非常重,醫生差不多天天來給他看病、換藥。現在有的回憶材料里說,總理當時用左手寫了一本厚厚的文件提綱,那是不可能的。總理口述過許多文件,章句明確,甲、乙、丙、丁層次清楚,好記錄,我在的那一段,都是超工作量的工作,沒有散步、活動。來找他談問題的人不少。那時他是我黨駐重慶代表團的負責人,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