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溥儀的乳娘有兩個規矩,一個是喂奶,另一個實在有些毫無人性

一度歷史觀1 2020-12-04 檢舉

《本草綱目·禽部》曾說,“慈烏:此鳥初生,母哺六十日,長則反哺六十日。”說的是烏鴉反哺的故事,而溥儀和王焦氏之間也是這樣的關系。

愛新覺羅點·溥儀是中國封建王朝下的最后一位帝王,對于這位一生充滿了坎坷、充滿了傳奇色彩的帝王,他的一舉一動都受到了很多人的關注和猜測。

雖然身為皇帝,但一輩子都與權利無關,慈禧還未去世時,由慈禧掌權,而后各國列強瓜分侵占華夏大地時,他又成為了日本建立偽滿洲國的傀儡皇帝。

當溥儀的乳娘有兩個規矩,一個是喂奶,另一個實在有些毫無人性

可以說,他的一生背負著皇帝的名頭,卻從未享受過身為帝王主宰世間萬物的權利。站在權利頂峰,不過是為幕后者賣命的靶子而已。

而溥儀悲慘的一生確實是這個皇位帶給他的,從被慈禧選中作為清朝新君,到在皇宮生活把自己弄得不能人道,再到因此貌美如花的妻子背叛自己,最后到亡國之后的牢獄之災,這一切都是被皇位這個身份所連累。

這讓不少后世人都在猜想,如果他沒有被慈禧選為皇帝,只是安安靜靜的做聶政王載灃的長子,道光帝的曾孫,那么是否他的人生就會變得不同,就不會經歷這么多的劫難,平平淡淡的一生有時比曲折離奇的一生要好過得多。

對于溥儀成人道路上,最大影響的除了慈禧太后之外,就是圍繞在他身邊的奴才們,而在這其中,他的乳娘王焦氏絕對算得上是一個獨樹一幟的存在。此話怎講呢?

當溥儀的乳娘有兩個規矩,一個是喂奶,另一個實在有些毫無人性

一、權貴世家下的乳娘挑選制度

乳娘是獨立于所有奴仆外單獨存在的一個職業,她們不會像其他奴仆需要做苦力活,或者賣好討巧贏得主人家歡心,要知道奴仆之間有著鮮明的社會地位,和鄙視鏈,就和如今職場中的鄙視鏈一樣,職位高低自然就決定了所處環境。

而乳娘顯然并不需要去拉幫結派,更不需要去各種討好主子,只要保證自己的奶水充足,質量好就萬事大吉。加之,乳娘存在世家大族的時間并不會太長,畢竟孩子吃奶的時間就那么些年。

古代有著十分森嚴的等級制度,權貴世家雖然需要人來伺候自己,這些伺候自己的奴仆通常都是奴隸身份,但他們對于乳娘的要求卻是十分平常,家世清白的良家子,家中絕對不是奴隸身份。不然,自己的孩子竟然是喝奴隸的奶長大的,說出去也面上無光。

溥儀身為慈禧親自選中的新君,自然是這個國家最為尊貴的男人,雖然這只是傀儡政權下的人選,但畢竟面子工程還是要做的。

當溥儀的乳娘有兩個規矩,一個是喂奶,另一個實在有些毫無人性

加之,能夠成為載灃妻子的也都是瓔珞世家的大小姐,瓔珞世家中她們認為只有窮苦的老百姓才會選擇自己親自喂奶,并且她們認為喂奶是一件很不雅觀的事情。于是,這也就有了乳娘存在的市場需求。

那么,溥儀的乳娘又是何等人物呢?

二、乳娘就是半個娘

在溥儀的自傳《我的前半生》中曾有描述,乳娘名叫王焦氏,原本是河間人,姓焦,因嫁給了當地一家姓王的夫君,便被稱為王焦氏,夫君是縣衙的一名衙役,日子本也算尚可。但奈何國家動蕩年間,家中生活并不寬裕,這才選擇在剛生下小女兒后,便借此機會面試了富貴人家的乳娘。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